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月
2010年10月30日 17:20

党政领导的任命制和城市规划的断裂

这是一个很宏观的问题,却是从很微观的个案谈起。这是我一直的坚持,我希望思考和谈论宏观问题能结合具体实践,否则就难免流于空洞。当然,我们可以将本案提出的问题延伸至其他领域。

让我从正在写作办案手记的个案说起。

2006年温州市近20位被拆迁人不服温州市规划局为南洋大道核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委托我提供法律服务。他们认为,南洋大道设计方案不科学,他们的房屋不应该被列入拆迁范围。

同年10月13日,我代理他们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温州市规划局核发浙规证2003-030100058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行为。

温州市规划局为了证明其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符合城市规划,向法院提交了《温州市龙......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30日 09:55

拆迁阴影下的邻居节:10月28日杭州百井坊

拆迁阴影下的邻居节:10月28日杭州百井坊

注:在这个国家,似乎许多东西都被颠覆了,政府本来是为人民服务的,可是在这个国家,官员如何对待老百姓,老百姓如何评价政府官员,竟然与官员的前程无关紧要,重要的是GDP是否能够上去。团结就是力量,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然而只要不突破临界点,在这个国家,老百姓再团结,在政府面前也是个屁。

国旗下的“邻居节”

       10月28日杭州百井坊巷耶稣堂弄

  【一年前,2009年10月28日,一纸“拆迁许可证”决定了我们家园的命运,今天正好是一周年,120多位邻居今晚聚在一起,在国旗下度过了一个独特的邻居节,小区里贴着“邻里守望,保护家园”、“和谐邻里,同舟共济”等对联,五星红旗在晚风中悄悄飘动……】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9日 17:18

今天庭审中,农民们鼓掌两次。

今天,庭审中,农民们鼓掌两次。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当事人是浙江宁海县桃源街道后徐村300多位村民。2010年3月31日,几位村民在村支书那里发现了一份《征地补偿协议》,协议的内容是,宁海县铁路建设指挥部征收后徐村土地4.8041公顷,并约定了补偿标准等。

协议上征地单位名称是宁海县统一征地事务所,盖章的是宁海县人民政府所属宁海县铁路建设指挥部。

村民们委托我提供法律服务后,2010年4月22日,我代理300多位村民向宁波市人民政府提出复议申请。8月23日,宁波市人民政府作出复议驳回复议申请,理由该“征地补偿协议,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且该协议在未经依法批准前,并未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产生法律上的影响”。<......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9日 13:00

诺委会主席亚格兰虚伪和谬误的“辩护”

注:我小时候,我们村里有个村民,喜欢赌博、喝酒,赌博输了,或者酒喝多了,就习惯打老婆、孩子,邻居看不惯去制止,他就会大怒:“这是我家里的事情,你管得着吗?多管闲事!”结果,邻居真的以为不应该管这闲事,有意思的是他老婆和孩子竟然也认为,别人是不应该插手他们家务事的。

诺委会主席亚格兰虚伪和谬误的“辩护”

2010年10月29日 11:18:52  来源: 新华网  

“人权高于主权”——亚格兰虚伪和谬误的“辩护”

新华网北京10月29日电(记者纪时平)  最近,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在《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我们为什么给刘晓波诺贝尔奖”的文章。这是此次和平奖的决定在国际社会遭到广......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6:08

给律师介绍业务 收“提成”307万元

注:恐怕谁也不会怀疑律师的存在,总的来说,是有助于推动法治进步的,但有时候,我又确实感到很困惑,律师对于法治进步的反作用到底又有多大?

所有的律师都依靠法律的实施来谋求生存和生活,但同时又不能不承认,不少律师却在个案中努力让法律实施偏离正确的方向。而且,往往,那些叱咤风云,能够呼风唤雨,且在律师协会担任要职的大律师所起的反作用越大。

给律师介绍业务 收“提成”307万元  

 

南方网  2010-10-28 10:19:27  吴秀云 

身为广东中旅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室主任,李建军在广东中旅与广发行的历史债务重组处理过程中,安排其他律师事务所参与谈判并与之平分律师代理费307万元,因此被......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3:55

最高法院提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疑似瞎搞?

这几天,不少媒体都在报道全国首例行政附带民事诉讼在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宣判。事实上,所谓的全国首例,并非真正首例,在网上就能搜索到比这更早的案例,而是最高人民法院新近提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之后的首例。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法院率先开展了行政附带民事诉讼试点。

是否首例暂且不说。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真的值得提倡呢?

我个人认为是不值得提倡的,大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的,其实只有民事诉讼。以不动产登记引起的纠纷为例,《物权法》明确规定,当事人如果认为登记不正确,可以提出异议登记,然后向人民法院起诉,然后由登记部门根据法院判决,纠正登记。当然,当事人提起的诉讼可能民事诉讼,也可能是行政诉讼。更......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1:39

公平何在?:从经济适用房到经济适用墓

注:昨日,我也看到了钱江晚报的报道,说北仑推出了经济适用墓,我本来还想转帖,以为宁波人民终于死有葬身之地了。想不到同样一条新闻,羽戈竟能生出那么多感慨。

一个人,从生到死,上天入地,都将遭遇非人待遇,当然是残酷的。不过,既然活着的时候,都过不了像样的日子,谁还会去关心死后的事情呢?何况,我们早已被铸造成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死了也就一了不了。

经济适用墓:让领导先死!让富人先死!

作者:羽戈   标签:社会2010-10-28 10:19 星期四 晴

假如刘伶生在今日,其土木形骸的魏晋风度必将荡然无存,“死便埋我”的豪言注定随风飘散。原因无他,端在刘伶太穷,而墓地太贵,他买不起,谈何“掘地以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7日 23:22

新拆迁条例草案一重要条文很傻很弱智

近些日子,拆迁条例变革的话题又重新被提了出来,其中有关公共利益和非公共利益拆迁的区分原则,从媒体报道来看,仍然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一样。这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条文,但是这个条文却是非常弱智的,如果按照现在这样的规定通过,新拆迁条例就只能认为是弱智。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

第四十条 非因公共利益的需要,拆迁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从事建设活动的,应当符合城乡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并依法办理有关审批手续。

非因公共利益的需要,拆迁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的,建设单位应当编制具体实施方案,并报房屋征收部门批准。

建设单位应......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7日 17:18

“地方政府感到很烦的话,干脆把我拿下吧!”

近半年来,我连续接受了几起浙江宁海县的征地纠纷案件,当事人都是几百位村民。这是让人非常振奋的案件,几百个人村民打官司都不是为了个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村集体的利益,更有意思的是,背后基本上都有村干部支持着,很多案件的各种费用都是由村里承担的。

对于政府来说,这实在很丢人的事情,政府在吃子孙饭,想把那些集体土地全部纳入自己的口袋,村民们却希望给子孙留下点,譬如拒绝征地或者征地后要求返还一些土地。

政府能够怎么办呢?宁海县政府方面采取的办法是,设法取得个别村民的笔录,证明复议和起诉不是他们的真实意思表示。此前,在法院里使用过这种手段。昨天,我接到省政府复议办公室电话,县政府又以同样的思......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6日 10:26

换个视角看看:河北大学车祸案媒体有没有失职?

彭焕萍:从河北大学车祸案反思媒体的失职

2010-10-25 13:18   南方报网

河北大学 彭焕萍

最近河北大学的校园车祸案激起了人们极大地关注热情。作为一个新闻人自然也不能远离新闻世界,而媒体在此次车祸案中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有点社会良知和道义的公众有点出离愤怒。

对于这样一个所谓的“大事件”,国内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有卷入,但是作为媒体人我很想问一句:究竟有几家媒体是到了现场,听到了所谓目击者的讲述?拿到了真正的一手资料?翻翻网上的新闻,不难发现诸多媒体都不过是转发其他媒体消息,并在转载的过程中又加上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推理和想象,更有媒体的主持人在节目中展开了猜想“李一帆开车是去接女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5日 10:07

律师为表清白,当庭褪下裤子

注:好像在电视剧《康熙征服私访记》出现过这样的镜头,三德子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皇帝身边的太监,当做众人的面褪下了裤子。可是,培鸿竟在现实中碰到过,而且是律师同行,怪不得这张脸都比我的还严肃。

并非虚构的故事

张培鸿

十月 24, 2010 at 9:10 下午 · Filed under 文治

突然想起十来年前听说的一个案子。

一名来自黑龙江的律师(长得很像aiweiwei),在昆明执业。

某次他受聘到我老家弥勒办理一件爆炸案。

在法庭上他为当事人作了无罪辩护,休庭后自己被抓了,涉嫌辩护人伪证罪。

一审,法院判他无罪。检察院不服,提出抗诉,案子到了红河州中院。

抗诉的理由是,他跟当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4日 17:29

刑辩律师张友明的绝望和张培鸿的希望

张友明和张培鸿,可以说是中国律师界的一对活宝,两人都是资深律师,绝对的专业刑辩律师,执业十多年从未染指过其他案件。在业内都颇有影响力。在我的记忆中,首先似乎是培鸿一直在展示着对于刑辩环境的失望和绝望,哭着喊着要退休云云。现在友明也终于绝望了。可是,培鸿却发现了希望,发现了“沉默的大多数”(见他的博文)。  培鸿发现的并不是新大陆。这个国家很大,进步也难退步也难。有一些地方在刑事辩护中一直坚持着底线,坚持着理性,这是肯定的。其实,其他的领域也是如此。法治的倒退未必席卷了整个大地,吵闹着的并不代表一切。我记得即使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小山村除了喊喊口号、唱唱革命歌曲,生活和工作似乎并没有受到颠覆......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3日 20:40

这一司法解释条文出生时就是死体

这是我不久前刚刚代理终结的一起案件。我现在开始撰写第八本办案手记,想以此为例,分析一下新近颁布的司法解释的一个条文。

17位当事人认为温州南洋大道有点弯,他们认为是为了避开有关领导亲戚的房屋,而这使得他们的房屋被纳入了拆迁范围。没有纳入拆迁范围的房屋,就变成了街面房,其中的利益是可想而知的。不过,政府部门认为,南洋大道之所以有点弯,是因为技术上需要,对此,我们不予展开讨论。

这起案件的焦点非常清楚,南洋大道有点弯,是否存在正当理由。如果弯而没有充分的理由,南洋大道就应该叫停。这是我们想要获得救济最终实体上的理由。

南洋大道的设计方案,确定了南洋大道的具体走向,决定了当事人的房屋......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3日 17:42

征收集体土地房屋拆迁,法律乱相

征收集体土地房屋拆迁是尖锐矛盾的最集中的领域之一,一定程度与现行法律规定的混乱有关。

在此,我根据办案经验,作一简单介绍,系统的研究就留给学者。希望学者能够从书斋里走出来,关心这些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47条第4款规定“被征收土地上的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编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释义》对该条文的解释是:“地上物补偿费,包括地上地下的各种建筑物、构筑物如房屋、水井、道路、地上地下管线、水渠的拆迁和恢复费用,被征用土地上林木的补偿和砍伐费等,其具体标准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在制定土地......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3日 14:54

羽戈问得很傻:鲁迅能获鲁迅文学奖吗?

鲁迅能不能得鲁迅文学奖?

羽戈

近来最火热的一个词语无疑是“李刚”,堪为中国特权的生动隐喻;另一个名曰“羊羔体”,取自车延高之谐音。车先生是一位诗人,刚刚夺得了第五届鲁迅文学奖之诗歌奖。古语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今天则是一人得奖,鸡犬不宁。获奖后,车先生的诗作《徐帆》以疾风暴雨之势盛传于网络,这是典型的口水诗,甚至还不如口水有营养,故被讥之为“羊羔体”,与诗人赵丽华之“梨花体”相看两不厌。比起因此暴得大名(哪怕是臭名)的车先生和赵女士,羊羔和梨花更显无辜,我以为。

若你有幸读到了车延高的更多诗作,如《一树光宗耀祖的花香》、《从一首词的院落里出来》等,也许会发现,车先生的诗固......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2日 14:26

我成了浙江政府宽容律师的标本?

注:今年是《行政诉讼法》实施20周年,让我有些意外的是,浙江的媒体,浙江法制报和宁波日报,几乎是毫不避嫌地对我进行了大胆的报道,介绍了我是全国第一个专门承办行政案件的专职律师,业内公认的中国行政诉讼第一人。

虽然,我知道,体制内也一直有人对我心存敬意,有机会总是愿意把我往外张扬张扬的。但是,公开报道却仍然是需要承受压力的。有一位专门跟政府打官司的律师,总是让领导头疼的。而这种报道,表扬的是政府的对立面,而且可能会给我带来更多的生意。事实上,也有不少重点工程因为我的叫板受阻或者暂时受阻。此前,也曾经有几家媒体想作这种报道,但采访我之后,最终都被压下了。

那么,这次的报道,说明了什么呢?......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1日 10:56

法官眼里,律师就这么贱?

快下班了,一同事过来跟我商量一事。

这个事情,听着能让人神经错乱。

一养殖户起诉起诉一家企业败诉。

我一同事是被告代理人。

养殖户不服,不断到一审法院找麻烦。

庭长急了,希望我同事做企业工作拿出3000元补偿平息事态。

企业老板不肯,认为没有依据,还担心因此反而惹上麻烦。

庭长转而希望律师事务所找出3000元补助养殖户。

同事找我商量,她感到直接拒绝庭长压力很大。

据说,庭长还特别提到了本所主任和我的姓名。

这是一位老资格的庭长,我认识。

但我想自己不属于他管辖。

我让同事回复庭长,就说俺老袁一票否决。

3000元钱,当然不算大数目,但代......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1日 10:20

问题在于:我们的心灵无处安放

蒙牛似乎又也惹上麻烦了,记忆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那么多首富或巨富都出事了,还有那么多大官。他们是钱不够多吗?还是权力不够大?显然都不是。他们是因为心灵无处安放,因而变得浮躁,因而开始为富不仁为官不仁,最后自然就出事了。比较受指责的还有百度。

这个社会需要解决的是精神问题,权贵们和基层民众都是如此。

而我们自己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也在时时告诫,现在的名气虽然不大,但已经足够,如果为了名气所累,那就变成了傻子。然而,精神的寄托和心灵的安放,却也始终是个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钥匙,或者能不能找到?

没做什么?做了什么?:解读蒙牛声明

斯伟江

2010-10-20 21:06:58 ......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0日 19:04

我国行政权又将全面接管普通民事领域

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最多民事行为,应该是合同行为,包括口头的和书面的,也可以说,合同行为是最普通的民事行为。2010年10月13日,国家工商总局公布了《合同违法行为监督处理办法》,并将于2010年11月13日施行。这就意味着,我国政府即将全面接管普通的民事领域。

2008年之前,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曾经依据《关于查处利用合同进行的违法行为的暂行规定》对合同违法行为的监管。2008年,上述规定被废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退出了对合同违法行为的监督处理。市场经济意味着,给予社会更多的自治,因此工商行政管理部门退出对于普通民事领域的管理,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则的。

现在,行政权力又要接管普通民事领域了。一切似乎都在逆潮流而......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0日 12:36

我想起诉:皖高院法官在最高法刊物说谎!

昨晚有朋友发短信给我,说最近一期《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刊登了一篇我诉安徽省人民政府信息公开一案的评析。《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丛书,是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编著出版的。   我以为是什么好事,上午让助手特地去书店买了过来。一看,很是生气,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两位法官竟然敢在最高人民法院刊物公然说谎。

案情大概是这样的:

2007年5月10日,我代理安徽省绩溪县4位当事人不服宣城市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生态工业园向安徽省人民政府提出复议申请。安徽省人民政府既没有受理也没有作出不予受理决定。

2007年7月18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寄来了决定延期通知书,行政复议决定延期至2007年8月20日作出。我的心里才踏实了一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