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一月
2010年11月30日 14:00

法院一次公正裁决,避免一起拆迁自焚事件

这几年,行政诉讼司法环境,可谓是冰天雪地。拆迁中的暴力事件更是从未间断,自杀杀人使这个国家的局部似乎变成了残酷的战场。

不过,不管在何时,总是有那么一些法官一些法院在坚持着底线,坚持着做人的尊严和法律的尊严,从而避免了一些悲剧的发生。

今天,我收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就是如此。它消除了一起强制拆迁案件引起的暴戾之气。

这起拆迁案件是杭州市萧山区的,一个不小的城中村改造项目,占地140多亩,涉及村民300多户。

去年10月份,在自行提起诉讼遭遇败局后,18位村民委托我提供法律服务。接受委托后,我先后代理当事人提起了10多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并先后胜诉了萧山公安分局、萧山区城......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9日 23:05

周立波:其实我是一个小丑

注:大约半年前,财新网学者秦旭东发给我一条短信,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些像周立波,那时我还不知道周立波是谁,我在网搜索后,发现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像。现在想起来,秦记者应该是认为我像舞台上解构政府的周立波(我的自我感觉一向不错)。

之后,我大概看过10多分钟左右的《壹周立波秀》,倒不是节目不精彩,而是我没有时间看,这一点我很羡慕羽戈等时事评论员,他们得以欣赏人世间的生活百态,而这同时竟然又是一种工作。

羽戈这篇时评中的周立波,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个国家绝大多数混得流光溢彩者的写照。我曾说过,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大戏院,所谓的成功者大多就是那些演戏水平比较高的人群,我们的文化和教育就是如此,从小开始......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17:08

法庭上,我感到自己的智力受到了侮辱

政府已经批准将某块土地使用权出让给了张三,在没有作出收回决定之前,又批准出让给李四。是否允许,应该是少年儿童都能够明了的事情,可是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在法庭上却坚持认为,该局这样做并无不当。

就为这样一起案件,在法庭上,辩论了长达两个多小时,我感到自己的智力受到了严重侮辱。

案情大概是这样的。

2001年5月30日,大名鼎鼎的罗蒙集团旗下的宁波罗蒙制衣有限公司(下称罗蒙公司)在南京市中心黄金地段购买了一些商业用房。2008年7月15日,南京一家拆迁公司通知罗蒙公司,上述房屋已列入拆迁范围,拆迁人是大名鼎鼎的苏宁电器旗下的苏宁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苏宁公司)。拆迁公司并交给建设用地批准书复印件1份,建......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15:56

住宅楼编号无序与业主无关?

住宅楼编号无序与业主无关?

每次碰到新型且有争议的案件,我内心都很矛盾,一方面很感兴趣,可以学习一些新知识,另一方面又困惑,这样的案件结局往往更加难以预料。

本案就属于这类案件,楼房编号无序,当事人决定状告民政局。

(维科水岸心境效果图)

13幢发生了跳号

很奇怪的是,仅仅过去两年多一些时间,我对这起案件已经没有了任何印象,对于当事人以及代理案件过程中的情节,都是如此。回想这起案件,脑子里出现的竟是另一对夫妻,也是我的当事人,或许是因为两者年龄和工作性质都很接近的缘故。这让我有些惭愧,好像是当时代理工作不够负责似的。

只有翻阅判决书之后,我才确定当事人两夫妻,一位在银行工作,一位在国税局工作。</......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10:35

羽戈谈历史以及政治的脸谱化

注:在大学三年级时,我阅读了一本小册子,书名叫《上帝死了》,前些日子,柏田和羽戈来家里作客,居然在书房里发现了它。书中选录的是尼采的一些文章,中心思想大意是,现有的价值体系都崩溃了,一切都得重新思考重新评估,之后,我又阅读尼采的几乎所有的著作,很自然地开始习惯于对一些既有主流观念和价值观进行重新的思考。这种思维,在中国大陆是尤其重要的,它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真实的气息。

然而,中国大陆虚假的东西实在太多,尤其是如今,我们总有也总需要有打盹的时候,此时虚假的东西就得以趁机侵蚀我们的大脑。羽戈的这篇他自称行为不成功,却被天涯推荐的时评,披露就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信息。

历史的脸......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8日 10:01

未老先衰的证据规则

裕来注:已经很久没有转帖培鸿的文章了,主要原因,正如他自己所说,他的博客已经很久没有自己原创的内容了。能够得到的信息似乎总是,他在全国各地辩护。

忙一点也好,忙一点充实,这年头空下来,难免忧郁。只是要注意身体健康,我们能负责的恐怕也就是自己的身体了。

这篇文章过于专业,本来只准备在法律博客转载,结果得到了两位高手盛赞,故决定也在这里帖一帖。

培鸿注:11月5日,应华政叶副校长的邀请,出席了华政关于“建立证据裁判制度”的一个研讨会并做主题发言,照例是唱反调。

会后,《上海法治报》做过报道,还用了我在研讨会上举的例子作为标题,但是未完整表达我的意思。事后,就同一主题重新写了篇文......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7日 11:43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醒醒了!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月,即2010年11月,全国媒体连续曝光了宁波三起负面新闻,也可以说是三起丑闻,出现了赵作海第二、16户村民相约自杀、女企业家自焚抗拆违(报道附后)。

毫无疑问,这三起事件,都跟法院疲软,在公权力面前不敢发出不同声音有关。第二个赵作海是刑事案件,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判处当事人死刑,第二和第三起本来都是普通行政案件,本来是完全可以纳入法院救济范围的,因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近年来在行政诉讼中的表现已经让人们不抱任何希望,就演化成了恶性事件,或者以即将演化成恶性事件相威胁。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醒一醒了,否则,恶性事件必将继续发生,甚至不断增加。

当然,从表......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6日 11:37

欢迎讨论:房屋登记司法解释第4第3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0〕15号),2010年11月5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公布,自2010年11月18日起施行,其中第4条第3项是否合适,似值得商榷。

第四条 房屋登记机构为债务人办理房屋转移登记,债权人不服提起诉讼,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一)以房屋为标的物的债权已办理预告登记的;

(二)债权人为抵押权人且房屋转让未经其同意的;

(三)人民法院依债权人申请对房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并已通知房屋登记机构的;

(四)房屋登记机构工作人员与债务人恶意串通的。

本条第3项,既然人民法院已经对房屋采取了强制执行措施并已通知房屋......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15:48

蔡定剑教授去世了,我们还活着!

早晨刚起床,打开手机,第一条短信,一位朋友劝我,蔡定剑教授去世了,你也该有所表示,我回复道,我不认识,没有见过面,只看过他的《宪法精解》。朋友回复,他是研究宪政的,因此与你有关。

朋友当然是在抬举我。我就说三点。

第一、悼念蔡定剑教授自然很有意义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应该互相取暖,对于死者的悼念也是活着人取暖的很好方法之一,这应该成为一种习惯和文化。

第二、悼念蔡定剑教授,有利于进一步传播他的思想、理念和精神,甚至说不定还能对法律共同体的形成起到一些积极作用。

第三、对于人的死去,需要的不是悲伤,人类社会就是这样,来的来,去的去,需要的是深刻地认识到,每个人只能活几十年,......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14:14

法院不受理行政案件,当事人申请游行示威

昨天,北京一位同行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件事情,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他说,他代理的一起行政案件,向人民法院起诉之后,很长时间法院既不受理也不予受理裁定,向上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大常委会投诉也没有结果,之后,几百位当事人向公安机关提出了集会游行示威申请,公安机关已经受理了申请。

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会受理吗?仍然不受理的话,媒体会不会介入?他问我。

我说应该说受理吧,我觉得很暴力。

我说,我在浙江,很少碰到法院不受理案件的情况,否则或许我也会尝试这种办法,毕竟当事人的利益是第一位,这种办法也不能说是违法的。

注:该律师希望暂时不向媒体提供详情。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11:34

绍兴市人民政府,什么态度?

2010年1月,绍兴市越城区城南江家溇村陈雅琴等9位妇女,因为在绍兴市越城区城南江家溇村“城中村”改造中受到歧视,委托我提供法律服务。

城中村改造是2009年6月开始的,项目规模是用地250亩,包括这些妇女享有共有权的宅基地。但她们说,没有看到过征地公告。

我接受委托后,2009年12月22日代理她们向绍兴市国土资源局投诉,对未经批准非法占用集体土地进行“越城区城南江家溇村”改造工程建设行为依法进行查处。由于绍兴市国土资源局没有答复,我先后代理当事人以绍兴市国土资源局行政不作为为由,提出复议申请,之后又提起行政诉讼。最后,法院以我投诉对象不明为由,裁定不予受理,。

期间,5月25日,绍兴市国土资源局越......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4日 11:54

拆迁条例变革,还在为政府争取更大利益

今天,有报道称,新拆迁条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新版中,“行政强拆被取消”。这原来是是学者们一直主张的。理由是,人民法院是中立的第三方。

然而,我国法院是否具有起码的独立性呢?实践中,人民法院不具有独立性,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里无需多说。即使从理论上来说,人民法院相对于党也是没有独立性的。我国《宪法》第126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自然不包括党。也就是说,党干涉法院独立审判没有被禁止。

而且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的是人民法院而不是法官。具体情况是,每个人民法院都设有党组,院......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4日 10:44

因为怀疑,当事人把我晒在了论坛上!

2009年年底,ooo村几十名外嫁女终于决定走司法途径来为自己讨回公道,她们再一次联合起来,商量聘请律师来打行政官司。但是,在此过程中,外嫁女们也出现了分化。

有外嫁女迫于政府及其他方方面面压力而退出这个“联盟”;也有外嫁女通过成为“钉子户”的形式,与政府达成了私下协议,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补偿;还有外嫁女,态度模棱两可,她们敢怒而又不敢言,想争取权利却又惧怕报复。

但是,即便不断有人退出,还是有9位外嫁女牢牢抱成了团,年初,她们出资13万元聘请了宁波的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袁裕来律师,她们希望这位专司“民告官”的律师,能为她们一次又一次受阻的诉求赢来一个表达的机会,当然她们更希望的是赢得这场......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2日 13:12

为什么非要把张思之树为大律师?我不懂。

今天,在张友明博客的一篇文章中看到这样一句话:

“张思之律师曾经说过,他一辈子都没有打赢一场官司。可是,在业界,没有人否认他是中国的大律师。”

友明说得很有感情。之前,在其他地方,我也不止一次地看到过类似的表述。我不止一次地表示过异议。

怎么样的律师,才能算是大律师?我不是很清楚,可能很多律师也不是很清楚,或者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准。但我以为,总是打不赢官司的律师,恐怕是不应该被认为是大律师的。

当然,张思之律师接受的都是敏感案件,甚至是政治案件,打不赢官司完全是因为环境因素所致,而不是他水平不够高,或者不够敬业。

但,那也只能说,现在的环境还没有条件,让他这样专......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1日 09:29

爆料:无处安身的基层政府和民众

2007年,我在浙江新昌代理了4起行政案件,差点出了大事,新昌县人民政府责令县司法局以文件形式要求浙江省司法厅对我进行查处。据记者采访,原因是,我的代理代理的这些案件,在当地震动很大,当地政府官员认为“刮起了民告官的风暴”,使一些重大项目无法按计划正常实施,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影响了社会和谐稳定。

浙江省司法厅移交宁波市司法局办理,最后,宁波市司法局“尚未涉及严重违法违规行为,不予处罚”。这一事件经过媒体曝光后,在全国引起较大震动。被不少同行认为是当年律师界十大事件之一。详情见:http://yuanyulai.fyfz.cn/art/353333.htm。  大大出乎意料的,前些日子,新昌县七星街道下三溪村219位村民又找......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0日 21:20

南洋大道有点弯?

南洋大道是温州市重点工程。几位当事人跟我说,为了避开某些领导或者其亲戚的房屋,南洋大道设计的路线有些弯。如果在其他地方,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会出现这种事,毕竟,桥梁建成以后,是躺在光天花日之下的。但是,我却相信这种事发生在温州却是可能的。

温州人对于利益追求的执着程度,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我也是代理了一些案件之后,才渐渐体会的。有些温州人为了利益,亲情友情可以不要,道德法律可以不顾,民间和官场都是如此。当然,这也有积极的一面,在极其恶劣的年代,温州就是因此才成了个体经济发展的源头。

南洋大道有点弯?

温州的百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至少我的观察结论是如此,商业意识很强,做生意行动......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0日 11:32

政府利用我败诉裁决书打压百姓!

说得尖刻一些,现在的政府在征地拆迁活动中,除了诚恳态度很难见到之外,那些歪门邪道则是无所不用其极。当然,这里的深层次原因是,在目前的制度下,征地拆迁总是脱不了掠夺本质。

2009年,我听到了政府对我那些败诉裁决书三种奇特的利用方法,让人倒是很开眼界。其实,在征地拆迁中,我代理的案件绝大多数当然是败诉的,即使是那些最终得到了很理想结果的案件,在维权过程中,也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败诉。

一起是浙江省奉化市的案件。拆迁指挥部听说被拆迁人准备委托我打官司,开始着手搜集我代理的案件的败诉的裁决书,以威胁当事人,企图让他们放弃打官司的念头。这是经常代理政府的一位同行给我的消息。

一起是浙江省......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9日 13:44

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又上演滑稽剧

注:上海市是我国政府信息公开试点城市,那个地方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到底如何,我不是很关心,不过即使关心,也肯定难以知道真实的情况。那些统计数据和报告,总是非常漂亮的。  不过,我还是知道了这样几个事件。  去年上海市人民政府曾经将财政预算认定为国家秘密拒绝公开,堪称黑色幽默,财政预算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政府对于财政收入和支出的年度计划,是以数学形式反映的政府即将从事的工作,可以这样说,所谓人民主权最主要就是监督政府预算。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上海市人民政府将预算认定为国家秘密,拒绝向人民公开,实际上就是颠覆人民政权,毫无疑问将被追究政治责任。  另外一起是我代理的案件,上海市规划局竟然认为高压线线路图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9日 12:55

加拿大法学博士来信把我表扬了一下

注:前天,收到一位加拿大法学博士的来信,信中狠狠地把表扬了一下,阅读之后很是高兴。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很通俗的,得到别人表扬时,反应依然跟我10岁儿女差不多,区别仅仅在于,女儿高兴时脸上像开了花,我的老脸已经开不了花,花就只好开在了心里。

因此,决定隐去来信者真实姓名,在博客上挂一挂。信的主人说他不会介意。

不过,我想说的是,来信把我说得太美丽了,人类社会就是动物园,里面没有其他物种,这是我跟斯伟江说过的,说的是韩寒不是特殊物种,我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前几天,缠甸的昂山素季获释了,几位好友激动得不能自己,转载了很多文章。可是,我却平静得好像这事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这年头,不能为这样的事......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8日 16:09

我冤枉了最高人民法院

前些日子,我对行政附带民事诉讼提出了强烈质疑,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疑似瞎搞,因为行政争议和民事争议混在一起的不动产登记案件,实质上就是民事争议。当时,听说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倡议,并在浙江进行试点。 今天,看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当事人以作为房屋登记行为基础的买卖、共有、赠与、抵押、婚姻、继承等民事法律关系无效或者应当撤销为由,对房屋登记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先行解决民事争议,民事争议处理期间不计算在行政诉讼起诉期限内;已经受理的,裁定中止诉讼。”

看来,最高法院这次没有瞎搞,是我冤枉了最高人民法院。

不动产登记引起的纠纷很多,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