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二月
2010年12月31日 11:50

改挂“华东政法小学”,就够格吗?

改挂“华东政法小学”,就够格吗?

从几位朋友的博客获悉,张雪忠因为发表了几篇商榷文章,华东政法大学就与要解聘其教职了。这一事件,涉及重大问题,可以称为“张雪忠”事件。

我和张雪忠先生有过两面之交。

第一次,基本上没有留下什么印象。第二次是去年5月8日,我在上海律师协会弄了一个讲座,几位朋友安排了晚餐,雪忠坐在我左边,他是陪女儿逛公园后赶过来的,那一次聚餐,雪忠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侧脸敬酒时,看到了他的眼神,那眼神是那么自然、清澈、善良,我被深深地感染着,心里有一丁点杂质的人就不可能有这种眼神,雪忠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一位非常纯粹的学者,我说一声“爽!”就把酒喝了,我感到酒是进入了心底。那天,我醉了。

华......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0日 16:13

庭后,上海市政府代理人和斯伟江亲密握手

漫长的过渡期

2010年12月30日 03:15  21世纪经济报道

孙小林

12月29日,下午4点时,庭审结束了,上海市政府法制办的代表用力地和斯伟江握了握手,匆匆地离开了法庭。

就在此前的两个小时内,火药味始终弥漫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302室。“上海车牌拍卖法律依据案”刚刚在这里结束。

起诉人为上海公民斯伟江,被起诉方为上海市人民政府,起诉方认为上海市通过实行车牌拍卖制度缺乏依据。

此前,斯已申请信息公开,要求上海方面依法公开拍牌的法律依据,上海方面回复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

庭审结束后,斯告诉本报记者,恰恰是上述两个法律“证明......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0日 10:52

华东政法大学的沉沦!

母 校 的 沉 沦!

斯伟江

2010-12-29 17:19:23 

我很少提及母校华政。因为它的主体搬离了万航渡路的老校区,犹如一个原本的小家碧玉,忽然住上了佘山的豪宅,我总觉得似乎不必那么暴发的,法律人不在多,在精。当然,另外的角度讲,广种薄收也未尝不可!可是,就是不喜欢。

前几年还很有热心帮助一些师弟师妹做实践课的活动或讲课,参与不少,毕竟不想看他们无助,作为校友,有一份力尽一份力。今年回国后,人变敏感了。课自然就没了。也无师弟师妹的上门,我似乎已经过气了。也是!

今日在网上看到张雪忠老师的事情,大略如下,来自网络,源于生活。

据我在华东政法大学相关部门工作的朋友透露,曾于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0日 10:43

很多人就是这样拥护司法强拆的!

对于新拆迁条例的出台,大家都在关注着,基层政府有些紧张,被拆迁人或者潜在的被拆迁人则是期待很高。

这种紧张和接待,都是基于同一心态:相信社会总是在进步,立法自然总会更公平。

再深入来说,这或许也是很多人能够快乐活着的理由。

但是,这种理由成立吗?

昨天,浙江余姚市一居民来咨询,他弟弟房屋被强拆后,他弟弟也因为抗争,被刑事拘留了。

他说,是他们运气不好,眼看着新拆迁条例马上要出台了,出台以后就没有行政强拆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可是,我看了他的材料后,却发现建设局作出拆迁裁决后,是申请余姚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也就是说,是司法强拆。

当然,司法强拆和行政......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1:53

上海计划生育行政案当事人感言

注:我们不用怀疑,社会确实是在进步的,行政案件的当事人能够写出如此文章,就是一个例证,跟不上步伐的,越来越落后的是官员,包括政府和法院的。

行政诉讼司法环境一直都是冰天雪地的。前几年,法院在人数不多的小案,还是能够起些作用的,或者协调或者判决行政机关败诉,这几年似乎反过来了,只有人数众多的案件才会引起政府和法院的惊慌,从而努力地解决问题。

上海呀!我亲爱的上海!

禅宗习惯

2010-12-29 01:51:19

我在上诉状上签好字,安排了快递,随后就飞到威海。从飞机上看下去是一片灰色的土地,贴近地面时,才发现是厚厚的积雪。十二天前,妻子带两个孩子回到武汉,长江中下游迎来了第一场雪......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8日 11:33

村民代表说,上访和打官司将齐头并进!

这是一场让人哭笑不得的游戏。浙江新昌政府迫于行政诉讼压力,企图打压我,村民们选择了上访;新昌县政府迫于上访压力,支持村民们委托律师打官司;可是,县政府却又开始设置障碍,村民们决定再次上访,说上访和打官司将同时进行。

2007年,我在浙江新昌代理了4起行政案件,差点出了大事,新昌县人民政府责令县司法局以文件形式要求浙江省司法厅对我进行查处。据记者采访,原因是,我的代理代理的这些案件,在当地震动很大,当地政府官员认为“刮起了民告官的风暴”,使一些重大项目无法按计划正常实施,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影响了社会和谐稳定。

浙江省司法厅移交宁波市司法局办理,最后,宁波市司法局“尚未涉及严重违......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7日 13:34

悲剧即将诞生:新拆迁条例

一年多时间以来,整个社会都在关注拆迁条例的变革。听说,明年两会前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就要颁布了。

这是好消息吗?

我可以很负责地说,这是一个坏消息,甚至可以悲剧即将诞生了。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稿,下称草案二)在框架上存在严重问题,我们分析其质量时,应该透过望远镜,而不是细微镜。

透过望远镜,我得出几点结论:

首先,《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下称《拆迁条例》)变革,很多人将着眼点放在了补偿标准方面,如果这个补偿标准仅仅是指房屋的补偿标准,那就是一个伪命题,我不知道全国各地到底还有多少拆迁房屋地方补偿标准还低于房屋的市场......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6日 15:29

我在上海法院中了奖!

当事人对于法官提出回避申请,在司法实践并不多见。当事人提出了回避申请,合议庭不予理会,继续开庭,并且作出判决,大概是绝无仅有了。我有幸中了奖。

12月8日,我当事人不服上海市嘉定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不同意再生育子女决定行政争议一案(该案案情详见生命权和计划生育的较量http://blog.caing.com/article/10868/,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在被告和原告都出示了证据之后,法庭阅读了三份调查笔录,是明显有利于被告的,用来证明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调查人员就是本案审判长和书记员。我认为,法庭这个调查取证行为,本身就足以说明,法庭也认为,根据被告出示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是合法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15:02

冬天里的童话–年会上的那些脸

冬天里的童话–年会上的那些脸

注:参加会议,交流思想和观点是不是主要的,交流思想和观点通过博客要便捷得多,见个面,不认识的认识一下,认识的更加热乎一些,相互感受一下人气,才是真的。因此,那些脸才是最重要的。

下面是陈光武律师的作品。

冬天里的童话
---全国律协宪法 行政法2010年会拾贝
2010-12-23 2:14:40


PICT0006



PICT00013



PICT00041



PICT04381



IMG_7643

冬天到了 春天还会远吗--全国律协宪法 行政法2010年会拾......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5日 12:22

国务院的通知或加剧了行政复议的疲软?

虽然,行政复议的力度很小,至少在法律圈内是众所周知,深层次的原因当然是政治体制存在问题,这个无需多说,直接的原因则是复议机构承办人员和负责人的趋利避害。当然,正常或者说通常人总是趋利避害的。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国务院行政复议案件处理程序若干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01]38号)第2条明确规定“向国务院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符合法定条件,依法应当受理的,授权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按照下列程序办理: 经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审查,依法应当维持省部级行政机关原级行政复议决定以及认定抽象行政行为合法的,一般不再报请国务院审批,由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依法办理;但是,影响重大的,应当报请国务院审批。/经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审查,......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4日 13:35

首席刑辩大律师X手记,盗版的?

首席刑辩大律师X手记,盗版的?

注:“行政诉讼第一人”的招牌给我带来了不少斗志,也给带来了不少压力,有些网友对此直率地提出了批评,这种批评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毕竟全国专门代理行政案件的专职律师不多,根据我掌握的信息,目前为止,我仍然是唯一的,今年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年会,有位律师声称他是专门代理行政案件的,并且只代理原告。事后,我在网上搜索发现,他代理的那些标志性案件主要是刑事案件。因为没有太多竞争者,第一人之称给我的压力还不是太大。

昨天中饭时,有同事说,高子程出了本办案手记,自称中国首席刑辩大律师。我感到很意外,谁有这种胆量敢自称首席刑辩大律师,虽然刑辩环境很恶劣,全国至少也有几万律师在办理刑事案件吧?......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4日 10:31

张培鸿挽留醉驾入刑“情节恶劣”

评论员张培鸿挽留“情节恶劣”

立法应谨防非理性的攀比十二月

□晨报特约评论员 张培鸿

刑法的第八份修正案,20日开始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进行二读。与一读时相比,不但入罪条件放宽了,刑罚也更为严苛。

比如危险驾驶罪。一读时的草案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昨天二读时变成:醉酒驾驶机动车,不管情节是否恶劣、是否造成后果,都将按照“危险驾驶”定罪,处以拘役,并处罚金。同时又规定,如果有醉驾、飙车等行为,并构成其他犯罪的,将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两相比较,取消了&ldq......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3日 17:26

我用三句话概括代理重大敏感案件困境

今年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年会和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合并举办,主题是“律师参与化解社会矛盾的理论与实践”研讨会,12月19日、20日在中央财经大学举行。这个主题很讲政治,说明咱们律师也在为建设和谐社会而努力奋斗。

所谓律师参与化解社会矛盾,实质上就是代理重大敏感案件,基本上就是集团行政诉讼,也就是我的日常工作。

由于我一直不喜欢做别人布置的作业,因此没有提交论文,在年会上就成为点评员,别人演讲后发表评论。会议方的安排是,四位嘉宾演讲后,四位嘉宾点评。又由于我从来就不喜欢长时间倾听别人演讲,除非演讲生动得不可抗拒,因此我对别人演讲的点评就变成了自己的演讲。

五分钟的演讲,我用三......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3日 12:01

拆迁文物寺庙 彰显唯物主义者的“无法无天”

这是昨天刚刚接手的案件,与普通拆迁案件有所不同的是,拆迁的对象是不可移动的文物,而且是有着1600年历史的寺庙,也可以认为代理这起案件有些意思。

我们小时候所受的教育是,聪明人都应该作为唯物主义者,唯物主义者不怕鬼不信神,因为鬼和神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后来,我们才渐渐认识到,不怕鬼不信神似乎是悖于人性的,无所顾虑会使很多人成为无赖,可能发展到挖祖坟吃子孙饭。我不知道这样数落唯物主义者有些偏激,毕竟那也是一种信仰。虽然,我们中的绝大多数这种信仰是强迫接受的。

涉案寺庙,杭州市园林文物局今年8月份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9月份却又作出复函同意迁移保护。同意迁移不可移动文物,是省级政府的权限,而且本......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1日 14:49

羽戈和伟江“扁”司法强拆

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第二稿公开后,我第一时间进行了表态,肯定会继续发表自己的意见,可是我却发现其实需要表达的意见,早已经表达过了,我实在懒得重复。

当然,很多时候重复是极其必要的,譬如,陈有西之飞来飞去在全国各地讲座,对社会的进步是极有意义的事情,虽然我相信他讲述的大概也就那么一些道理,但同样的道理确实是需要反复传播的,面对面的传播和网对网的传播,效果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只是我个人仍然讨厌重复。虽然,生活之重复本来就是人类的宿命。

下面是羽戈和伟江就司法强拆撰写的两篇时评,道理已经讲得很生动、很深刻了,只是似乎是注定起不到作用的。本月18日,全国律师协会......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1日 11:44

有时候,我真的很累!

昨晚,我接到一当事人的电话,他可能还代表了其他一些当事人。     

这起案件,我接了已经有一些时间,是一起拆迁案件。

在我代理当事人进行行政诉讼过程中,他们和拆迁人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签订了拆迁协议。

过了一些时间,当事人以他们签订协议是受协迫为由,要求我起诉拆迁人城投公司,撤销协议。

我说,这是民事诉讼,应该提起民事诉讼,且需要缴纳不少诉讼费用。

我知道他们不会愿意缴纳诉讼费。毕竟,这是一起不可能胜诉的案件。

然而,昨晚,该当事人在电话中,说他问过北京的律师,那是行政案件。

我知道他们不相信我,以为我在骗他们,就以这种方式向我施加压力。

我们在电话发生......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1日 11:19

今年的行政法年会,大概就是这样的

注:我不喜欢参加和专业有关的会议和活动,路上花上几个甚至十几、几十小时,去重复几句“老生常谈”,或者聆听别人“老生常谈”,这些都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展示,我不知道有什么实质意义。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每个人的工作和领悟方式是不同的。

但全国律师协会年会行政法年会,我是每年参加的,既是一种职责,也不想让自己完全脱离大环境。下个月,还会参加上海的一个会议,但几乎完全是为了跟几位朋友聚聚。

刚才在网上搜索到一位同行的博文,介绍了这次年会的情况,写得很生动,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记一次敏感词的另类聚会

老埃伦 

2010-12-20 

ACLA宪法与人权委员会、行政法委员会联合在北京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6:13

2011年司法强拆三幕话剧

注:昨天,新拆迁条例草案第二稿终于出来了,这两天,各大媒体报道这一消息时,都将取消行政强拆,改为司法强拆,列为了报道重点,似乎拆迁中的和谐马上就要降临了。

其实,实践中,真正聪明的党政领导早就不再实施行政强拆,住房城乡建设部统计,近几年来,行政强制拆迁的比例平均为0.2%左右。我甚至碰到过,政府已经作出了强制拆迁决定的情况下,政府首长为了躲避到第二线,以便发生死人事件不会追究到自己头上,授意拆迁主管部门再次申请法院强制拆迁的。

有教授称,申请法院强拆,法院至少可以进行审查,不合法的话可以裁定驳回。当然,如果法院院长、副院长已经准备好,到乡里去当过乡长、副乡长或者信访局长、副局长的话。<......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1:02

何不把人生当作长篇小说来写?

注:阅读柏田这篇发言提纲,我有一个比较强烈的感受:何不把自己的人生当作长篇人来写?哪怕是后半部。人的一生也是故事的群岛。

果真如此,我们活着就会注重生命的质量,对自己一生进而对他人对社会真正负起责任,从而使自己的人生因为超越琐碎的现实而更加精彩。当然,我们更加注重的应该是人生的实质,而不应该热衷于站在舞台上。

或者,我们也可以把自己的一生作为画来制作。

故事的群岛

—— 一个发言提纲

赵柏田

如果把故事比作一个个岛屿,长篇小说就是故事的群岛。主要人物和主体故事是本岛,非主要人物及衍生的故事是周围的小岛屿。在一个资讯异常发达的时代里,故事随处散落,我们就生活在各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6日 10:44

蒋经国: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时间:2010-12-11 14:08 作者:颜昌海

原题:大陆未公开的《宋美龄致廖承志公开信》

1982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廖承志写了一封公开信给蒋经国,当时大陆官媒很是熙熙攘攘了一番,被称为“廖公不计前嫌,虚怀若谷,令万民仰慕,赞誉不绝,而致蒋信亦成为中共开拓和平统一大道的一座辉煌的里程碑。从写作角度评价,致蒋信堪称上品佳作。析事论理、表情达意、布局用语及格式规范等皆恰到好处,令人叹服。”但后文如何,就没有人提了。事实上,当时的蒋夫人宋美龄也是回了一封公开信给廖承志的,但内容实在太尖锐了,大陆也就只好装作不知道了。

1982年7月24日“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

经国吾弟:

咫尺之隔,竟成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