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一月
2011年01月14日 11:49

我的那些事儿:代理行政案件10余年

注:其实,这是一篇财新记者叶逗逗给我的命题作文,我是如何成为专门代理行政案件律师,又是如何处理和法官、当事人以及政府尤其是司法局的关系,我分块进行了叙述,写好以后甚至没有仔细阅读过,作为原材料提供给叶记者,文章的标题就说明了这一点。

叶记者肯定化了不少精力进行了修理。可是,文章发表时,我竟成了“特约作者”,实在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叶记者的劳动是怎么计分的?

这篇文章描写的内容,是很独特的,是我作为专门代理行政案件律师很个性的体验,应该很少与大多数律师的体验重叠。描写很感性,我喜欢感性的东西,就如喜欢新鲜的水果。具体办案时,我满腔激情、斗志昂扬,现在回头一看,撒下的却是一片孤独。......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3日 15:20

高院-遭遇拆迁的法官和傲慢的庭长

高院-遭遇拆迁的法官和傲慢的庭长

注:进入陈有西学术网,一篇题为“31名高院法官起诉拆迁能赢吗”吸引了我,在网上搜索的结果发现,那是去年的报道,法制网却在今年进行了重发(附后)。当然也就说明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31位法官的拆迁纠纷并没有得到解决,有人又在寻求媒体的支持。最终能不能解决,恐怕只有天知道。

不过,我却想起了也是去年我撰写的一篇博文“某省高院行政庭庭长的傲慢” ,说的是在我代理的一起拆迁案件中,省高院行政庭庭长的傲慢。期间,只相差两个月。

看起来是巧合,实际上是很说明问题的。当一个国家的制度存在严重问题时,谁都可能成为制度的牺牲品,不管你是贫贱还是富贵,也不管你是群众还是领导,差别仅仅在于前者倒霉的机会肯定比......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3日 12:51

这些年,我代理了几千件行政案件?

宁波市律师工作主要数据统计表记载:

2010年 

市属律师事务所51家,律师613人,代理行政案件总数556件。

大市范围内,律师事务所110家,律师1066人,代理行政案件总数666件。

笔者所在事务所代理行政案件421件,笔者和两位助理代理的418件。

以上行政案件数量,以律师事务所发出的公函数计算。

我代理行政案件数占当地律师代理行政案件总数的63%。

2009年

市属律师事务所50家,律师561人,代理行政案件总数640件。

大市范围内,拥有律师事务所102家,律师926人,代理行政案件总数758件。

笔者所在事务所代理行政案件453件,笔者和两位助理代理的449件。

以上行政案件数量......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3日 11:40

让子弹在律师的世界里飞

注:不用讳言,现实很糟糕,律师想做得很有尊严,很艰难,其实各行各业的处境都是如此,但是,每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念想有些行动有些坚持,或者仅仅是给有念想有行动有坚持的人多一些支持一些尊重,社会就会好一些。这应该是我们能够做到的。

让子弹在律师的世界里飞

韩嘉毅        

听大家都在议论姜文的《让子弹飞》是一部好电影,于是抽时间去看了看,发现该片果然非同凡响,让我兴奋不已。联想到自己生活的圈子,找到了诸多雷同,挺有意思!

律师都在鹅城里;站着赚钱的律师;律师还要谢谢的;律师们都在等待着,让子弹飞一会。

“鹅城”就在眼前。电影中描述的鹅城,是一个在潜规则、暗势力控......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6:39

对农民告官的经济分析

注:近段时间,忽然变得有些懒,除了节假日仍然在撰写办案手记,对于阅读台湾学者的著作,甚至写作博客的兴趣也减了很多。或许又到了那个周期。不知道周期过后会如何?希望依然能够保持旺盛的斗志。

过去的一年,虽然民告官的环境进一步恶化,我仍然取得有一些成绩,譬如两次胜诉了省政府,不少案件仍然得到了解决。当然,不少案件是在政府要求当事人承诺保密的前提下解决的。从客观结果来看,与前几年大抵是差不多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了。

这是网上探索到的一篇文章,作者是党委的老师,算是体制内的。文章中很多内容涉及到我,能够被人研究应该不算坏事,故予转载。同时也感谢作者。

虽然是浙江农......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1日 13:02

环保部的“油条”:如此行政复议决定书!

2006年6月,温州82位养殖户不服国家环保部不予受理复议申请决定行政纠纷一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环保部败诉,由于同时涉及一特大环境污染案,引起了可以说是举世瞩目的关注。这是环保部建国以来首次被告。压力可想而知。我是该案原告代理人。

其实,从法律上来说,胜诉国务院部委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难,那些官员智商虽高,却严重缺乏实战经验。

但是,国务院部委总不能老是输,这样自然是有损权威的。于是乎,只能设法让法院不受理,有些是直接不同意法院受理,据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国务院部委的案件是要征得被告同意的;更多的则是为法院不受理案件创造一些借口。譬如,国家工商总局对于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不出具......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7:39

律协当自强

注:这个国家,大凡有了一点社会地位的人,基本上就没有了血性,因此,每次碰到有些血性的人有些血性的事,我总是会禁不自禁地感动。

律协当自强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1年第01期 出版日期2011年01月03日

律师业存在的价值之一,即在于制约公权力。而作为律师协会,应当是律师这个群体的意志、理想和规则的集中体现

刘仁文 /文

四川省律师协会理事会最近表决《关于建立异地办理刑事案件备案制度的意见(草案)》时,在争议之中,罕见地未获通过。

应当说,四川省律协为保护刑辩律师,解决实际中出现的律师异地办理刑事案会见难、阅卷难等问题,研究、总结刑辩律师异地办案的执业环境、风险防范等,试图有......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5:29

今天,湖南省律协公开谴责杨金柱

今天,湖南省律协公开谴责杨金柱

注:2010年11月11日,湖南省律师协会就是否给予杨金柱行业处分举行了听证,之后就没有了下文。今天,却又下发了公开谴责处分决定书。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看来杨金柱并没有真正过关。

我们希望好人能够平安!

杨金柱签收省律协公开谴责处分决定书  

来源:杨金柱新浪博客

2011年1月6日下午,杨金柱在省律协签收了公开谴责处分决定书。该公开谴责处分决定书有正文22页。杨金柱将在规定期限内申请复查。现将首尾两页公布,全文待复查后再公布。

杨金柱的个人律师事务所尚在长沙市司法局审批,还没有上报省司法厅最后审批。结果如何,目前还是一个迷。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1:42

“网络扒粪”:不可承受之重

注:我的法律博客“个人自述”本来有一句“从个案中挖掘出普遍意义。”对此,伟江一直不以为然,认为我的那些实战经验,别人无法复制。   伟江误会我个人自述的涵义,我的本意是通过个案来研究行政诉讼乃至行政法的制度,譬如受案范围、当事人主体资格、起诉期限、证据规则如此等等,这些制度应该如何构建,而不是指向社会提供配套现行制度下的维权模式或者说技巧。

但是,伟江的说法又是正确的。我的那些维权技巧,不用说其他人很难学,同样的技巧我自己第二次第三次使用,也常常会失效,第一次有效是因为政府有些措手不及,之后政府缓过气来了,油条就变老了,就无所谓了,譬如我胜诉过国务院两个部委,现在它们的策略是无论如何不让......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9日 15:25

一封年轻律师给更年轻法官的信

注:因好友羽戈的介绍,阅读了上海律师翟呈群给学弟的一封信。坦率地说,这封信的份量,似不比斯伟江给法学学生的信轻。

从网上搜索翟律师1984年10月10日生,2007年开始执业,正是最好的年龄,最有体验的时候。从信中,既能感受年轻法官初就业的现状,又可以感受年轻律师初创业的体验。

跟他的年龄相比,翟律师是属于比较沉稳的一类。信中的很多内容是对自己经历的总结,有些恐怕也是对自己的劝诫和要求。

这样的信件,也能够引起我们老律师的很多思考。

给法院师弟的一封信- [【申城小状】]

给法院师弟的一封回信
师兄你好!
一次偶然的机会,搜......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9日 12:04

30万元,就能叫来中央电视台?

昨天上午,我在上海参加一个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的学术会议,接到一当事人电话。

那是一起拆迁案件,涉及了集体土地拆迁和国有土地拆迁两块。

我代理着集体土地上拆迁,北京的几位同行代理着国有土地上拆迁。

国有土地的大概有一半房屋遭到了强制拆迁,集体土地上的房屋暂时还没有动作。我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当地政府似乎给了我一点面子,当然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谁也不知道。我认为,至少集体土地上的拆迁是严重违法的,连安置地块都没有落实。

当事人在电话里说,国有土地上的被拆迁人找过他们,说是律师表示,只要30万元就能叫中央电视台曝光,他说,30万元太多了,10万元就可以考虑......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9日 00:29

参会“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

参会“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

我向来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除了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年会是必须参加,基本上不参加其他会议。不过,1月8日,参加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北京市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经济观察报》举办的“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参加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到上海和张培鸿、斯伟江、沈亚川、张雪忠、王晓渔等老朋友聚聚。

自然,参加,总是有所收获的,结识新朋友,温习老朋友,就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当晚在90%客人都是洋人的啤酒吧的体验很让人难忘,比一些人凑在一起谈忧国忧民的理想舒服得多。

年会上聚集了不少是堪称大师级的人物(详见会议介绍)。但是,也进一步证明我的观点,人类社会不过是动物园,这里只有动物,没有其他更高......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7日 12:43

北京律师被曝骗取钱云会40万 辩解称已还20万

北京律师被曝骗取钱云会40万 辩解称已还20万

李超 林阿珍

2011年01月07日08:14    来源:《新京报》

律师朱显理退还律师费的汇款单复印件。他说,他要把所有单子整理出来贴到网上。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本报讯 2010年12月25日,浙江温州乐清市寨桥村原村委会主任钱云会被工程车轧死,网友怀疑死者遭谋杀,警方调查后认定这是一起交通事故。

因代理浙江乐清市寨桥村拆迁案件、收取村委会40万律师费,北京一名律师日前遭网友质疑“骗钱”。网友称,40万律师费过高,时任村委会主任钱云会为付款曾卖掉村里宅基地,但律师收钱不办事。对此,当事律师朱显理称代理已解除并退还部分费用,对卖地一事并不知情。

“这种律师该遭谴责”

浙江乐清市寨桥......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6日 15:15

专家评新拆迁条例第二稿:进一步退两步

衣鹏 21世纪经济报道

12月30日,《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截止,15天时间各界提交了大量意见和建议。

在第二次征求意见稿下发后,一些关键条款中涉及的问题仍待剖析。

继今年1月就《拆迁条例》草案第一稿提出建议后,姜明安、沈岿等八位北大教授再次致信国务院法制办提出对草案第二稿的修改建议。姜明安对本报称,“第二稿很像进一步,退两步。”

而学者力推将仲裁权转移到法院的观点却引起实务界争论。“现在把拆迁裁定权转到地方法院,可能让政府暗中向司法部门施压,可能比过往出现更多难以解决的矛盾。”在地方每年代理上百起相关行政诉讼案件的袁裕来律师说。

法......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3日 11:07

阅读官场小说,领悟这个国家病根

12月18日,去北京参加2010年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年会,在宁波机场买了一本畅销小说《侯卫东官场笔录》。这是我一贯的做法,阅读畅销小说是为了消磨时间,机场的等候以及飞机都有些时间需要消磨。我很少把这些小说带回家,基本上阅读多少算多少,就扔在飞机上了

不过,这次却被《侯卫东官场笔录》吸引了,它让我感受到官场的运行规则,当然也就可以说是这个国家资源的调配规则。回来后,我又连续阅读了《侯卫东官场笔录》第2-5集,阅读的认真程度不亚于法律专著。这部小说,尤其可贵的是,主人公相对于这个环境是有追求有正义感的,尽管严格按照法律来说,他是违了法犯了罪。尤其让人动心的是,作者对主人公身边的那些女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2日 17:51

钱云会事件症结不在交通事故还是谋杀?

温州上访村长钱云会死亡案件,已经成为时下最热门话题之一。政府和公民调查团都将问题焦点归结为,是蓄意谋杀还是交通事故。

似乎只要证明是交通事故,或者是蓄意谋杀,再依法处理,事情就能得到平息。

其实,不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里,我是清楚的。

这几年,我先后在温州代理了一些行政案件,其中大部分是征地拆迁案件。我深刻地体验到,温州人对于利益追求的执着程度,是一般人难以相提并论的,甚至是我们很难想象的。

很多温州人为了利益,亲情友情可以不要,道德法律可以不顾,民间和官场都是如此。

当然,我在这里作出这样的评论,并没有贬义的,至少是中性的。

在这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2日 10:50

代理重大敏感案件,律师应学会规避风险

前几天,正义网吴平记者采访我,要我点评。

根据吴记者的介绍和后来的报道,案情是这样的:

2010年12月29日,北京盛廷律师事务所的三位律师杨在明、毕文强、周旭亮在镇江市润州区蒋乔镇官塘村一位拆迁户的家里,查看拆迁户相关的资料,并对十余位拆迁户作了一般性地法律咨询。

晚饭后,约七八点钟,三位律师与有意向聘请律师的拆迁户在拆迁户康永红家中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协议签好后,拆迁户正与律师谈论“村拆迁办”工作人员的各种野蛮行径,突然十几个人闯入屋中,胸前挂着拆迁工作证。杨在明律师向他们表明身份后,他们却不由分说,将杨拉了出去,路上即对杨律师进行辱骂和拳打脚踢。随后杨与毕被带到一个有几间房屋的房......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1日 15:57

于建嵘、斯伟江等在乐清发出紧急呼吁!

于建嵘、斯伟江等在乐清发出紧急呼吁!

我在故乡乐清祝福各位朋友的2011年

(2011-01-01 10:30:35) 

我在故乡乐清祝福各位朋友的2011年 

我昨天下午回到故乡乐清,到了寨桥村钱云会家,见到了他81岁老父、儿子、女儿、女婿等。愿神大能的手擦去他们的眼泪。

我现在与诸位师友在一起,一切平安。

祝各位朋友2011年平安,健康,也祝福各位主内的弟兄姊妹,主与我们同在。 

昨天晚上11点多,我们向当地政府递交了一份紧急呼吁: 

关于乐清市蒲歧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死亡一事致乐清市委、市政府的紧急呼吁: 

2010年12月31日下午,来自全国各地的部分公民观察团成员,去寨桥村了解了相关情况,根据现场的观察,部分村民情绪比较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