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我长的是猪脑吗?

我长的是猪脑吗?

 

我长的是猪脑吗?

  

坦率地说,我真的说不清楚已经看过多少行政法的书籍了。

大陆地区的不用说。台湾地区的《诉愿法》、《行政诉讼法》、《行政程序法》、《行政罚法》、《行政执行法》、《国家赔偿法》,都在5本以上,包括条文释义、专著等。当然,还包括大量的行政法总论。

甚至《土地法》、《警察职权行使法》等也不下3本。

由于案件接的不多,加上无需过问家务,也鲜有应酬,我的时间似乎都任何人都多。

如果脑子稍微好使一些的人,恐怕早就成了什么级别的专家。可是,到头来,我却发现自己似乎什么知识都没有掌握。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长在自己肩膀上的是猪脑。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