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个人分类 > 说说法院
2010年11月27日 11:43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醒醒了!

在即将过去的一个月,即2010年11月,全国媒体连续曝光了宁波三起负面新闻,也可以说是三起丑闻,出现了赵作海第二、16户村民相约自杀、女企业家自焚抗拆违(报道附后)。

毫无疑问,这三起事件,都跟法院疲软,在公权力面前不敢发出不同声音有关。第二个赵作海是刑事案件,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判处当事人死刑,第二和第三起本来都是普通行政案件,本来是完全可以纳入法院救济范围的,因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近年来...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25日 14:14

法院不受理行政案件,当事人申请游行示威

昨天,北京一位同行在电话里告诉我一件事情,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他说,他代理的一起行政案件,向人民法院起诉之后,很长时间法院既不受理也不予受理裁定,向上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大常委会投诉也没有结果,之后,几百位当事人向公安机关提出了集会游行示威申请,公安机关已经受理了申请。

这种情况下,人民法院会受理吗?仍然不受理的话,媒体会不会介入?他问我。

我说应该说受理吧,我觉得很暴力。

我说,我在浙江,很少碰到法院不受理案件的情况,否则或许我也会尝试这种办法,毕竟当事人的利益是第一位,这种办法也不能说是违法的。

注:该律师希望暂时不向媒体提供详情。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8日 16:09

我冤枉了最高人民法院

前些日子,我对行政附带民事诉讼提出了强烈质疑,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疑似瞎搞,因为行政争议和民事争议混在一起的不动产登记案件,实质上就是民事争议。当时,听说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倡议,并在浙江进行试点。 今天,看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当事人以作为房屋登记行为基础的买卖、共有、赠与、抵押、婚姻、继承等民事法律关系无效或者应当撤销为由,对房屋登记行为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

阅读全文>>
2010年11月16日 12:45

在我国,法官也是“弱势群体”

在我国,法官也是“弱势群体”

注:我看到这个文章标题时,一点也没有感到奇怪,在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人都是弱势群体,不管你是法官,是律师,还是行政官员。当然,弱势群体也有三六九等。

三等的欺侮六等的,六等的欺侮九等的,各个等级内部也不平衡,因此才有和谐社会一说。

我们提倡的一直都是“抓革命,促生产”,法院跟党政不管怎么合作,恐怕也促不了生产,因此即使算得上是三等,也是三等里面最没有地位的。

在这个地球的任何地方都一样,只有占有社会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3:55

最高法院提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疑似瞎搞?

这几天,不少媒体都在报道全国首例行政附带民事诉讼在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宣判。事实上,所谓的全国首例,并非真正首例,在网上就能搜索到比这更早的案例,而是最高人民法院新近提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之后的首例。据悉,最高人民法院在浙江法院率先开展了行政附带民事诉讼试点。

是否首例暂且不说。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真的值得提倡呢?

我个人认为是不值得提倡的,大凡行政附带民事诉讼的,其实只有民事诉讼。以不动产登记引起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1日 10:56

法官眼里,律师就这么贱?

快下班了,一同事过来跟我商量一事。

这个事情,听着能让人神经错乱。

一养殖户起诉起诉一家企业败诉。

我一同事是被告代理人。

养殖户不服,不断到一审法院找麻烦。

庭长急了,希望我同事做企业工作拿出3000元补偿平息事态。

企业老板不肯,认为没有依据,还担心因此反而惹上麻烦。

庭长转而希望律师事务所找出3000元补助养殖户。

同事找我商量,她感到直接拒绝庭长压力很大。

据说,庭长还特别提到了本所主任和我的姓名。

这是一位老资格的庭长,我认识。

但我想自己不属于他管辖。

我让同事回复庭长,就说俺老袁一票否决。

3000元钱,当然不算大数目,但代表着律师的尊严。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0日 12:36

我想起诉:皖高院法官在最高法刊物说谎!

昨晚有朋友发短信给我,说最近一期《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刊登了一篇我诉安徽省人民政府信息公开一案的评析。《行政执法与行政审判》丛书,是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编著出版的。   我以为是什么好事,上午让助手特地去书店买了过来。一看,很是生气,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两位法官竟然敢在最高人民法院刊物公然说谎。

案情大概是这样的:

2007年5月10日,我代理安徽省绩溪县4位当事人不服宣城市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生态工业园向安徽省人...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1日 12:47

高院法庭上,审判长很焦急

这是前天开庭审理的案件。之前,已经经历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2008年9月24日,某省会城市房管局向某个号称是重点工程的指挥部核发了杭房拆许字(2008)第040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迁范围内共有39户人家,包括我的四位当事人。拆迁房屋近4000平方米,占地356698平方米。占地面积和前置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一致。

我接受委托后,进行了以下系列救济措施:

2008年11月24日,当事人向省建设厅提出复议申请,请求撤销上述拆迁许可证。...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7日 11:00

我该感谢恶劣的行政诉讼司法环境?

注:提到司法环境,人们更多注意的是司法权不够独立,这当然是事实。我们国家任何权力都无法独立,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都不独立。说行政权是否独立,可能不大恰当,但就整体来说,也似乎可以这样描述。所谓的自治权也是扯蛋,每个组织中都有常委、党组或者党支部,最终都是党的部门或者说分支机构,上至全国人大、中央人民政府下至村民自治组织,这个国家所有的任何权力都在党组织的掌控之中。

不过,我在这里想谈到的是另一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