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杀人小贩的妻子和被杀城管的母亲

杀人小贩的妻子和被杀城管的母亲

注:小贩和城管,一方为了生存,一方为了城市形象。我只能说,希望城管悠着,毕竟,人的生存是第一位的。“管,他们的饭碗没有了,不管,我们的饭碗没有了。”恐怕未必,城管大哥你不那么冲锋陷阵,总是可以的。

小贩杀了城管,小贩感到自己该死,妻子和亲人也预料着这种结果。城管的母亲也非要让小贩死。双方都死了,似乎一切都了了,然而一切都没有改变。接下来,同一种故事继续上演。这就是我们敬爱的祖国。
 

是谁害死了夏俊峰和申凯

褚朝新


  小贩夏俊峰用一把削香肠的刀,刺死了两名城管执法人员。一审判处死刑后,我到了沈阳。

当时,用手机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夏俊峰的妻子张晶无助地拿着失业证,站在执法车前。

另一张,是李佩霞拿着一张照片泪光闪闪。李佩霞,是被刺城管执法队员申凯的母亲,57岁了。

之所以选取这样两个画面,是想凸显这场凶杀案对于双方而言,都同样足够的悲情。一方,是为了生存的失业者,一方是为了维护城市形象的执法者。

人的生存权,与一个城市的形象,居然会形成如此不可调和的矛盾,以至于矛盾激化到必须用死亡去消解。这是何等的可悲,这又是何等的无奈。

连续两个早晨,沈阳气温都在零下20度左右,这是我三十多年来所经历的最冷的冬天。为体验夏俊峰们生存的艰难,我两次去夏俊峰夫妻摆摊的路口,手冻得生疼,几乎拿不住笔。

我的同情,几乎要泛滥。可是,去申凯家的情形,同样让人同情。

也是一个早晨,张晶带着我去找申凯父母的家。一审判决前,张晶、夏母和夏俊峰的大姐,先后两次去申凯父母家求情。她们跪倒在地,希望能得到申凯父母的谅解,能救夏俊峰一命。

李佩霞哭着、骂着,把夏家人和她们买去的水果,都赶出了家门。她说,自己不能原谅那个杀死自己独子的人。申家4代单传,从此绝后。

白发人送黑发人,在中国人眼中,始终是一种无法舒缓消减的痛苦。

依稀记得,李佩霞当时说,儿子早上好好地出门,结果就没了;儿子只是做了政府让他做的事情,却丢了命。

是什么,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

他们,都不该死。

城管打死人或者被打死的事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采访。2008年,湖北天门城管执法时殴打当地村民,被路过的魏文华看见,魏文华拿出手机拍照被发现,遭到城管围殴死亡。

那一次,我在警方的审讯笔录中发现了惊人的口号:当地城管局长提出的执法口号是,“城管工作就是要打”,还有一个,是“用粗暴对待野蛮”。

如果说湖北天门城管打死人,是因为粗暴执法所致,可探讨的更多只是执法方式的问题。而夏俊峰刺死城管队员,则赤裸裸地把城市面子与百姓肚子的矛盾凸显出来。我们为什么要执这样的法?

“管,他们的饭碗没有了,不管,我们的饭碗没有了。”一名城管执法队员用最简单最朴实的语言,揭示了这个矛盾。

我无法接受,一个城市所谓的市容市貌,居然凌驾于公民生存权之上。这样的现实、这样的国情,无论如何都是不人道、不人性的。以人为本,在此时成为一句空话。

显然,那些把市容市貌看得比百姓活路更重要的官员,看重的是形象,需要的是政绩。百姓生活,在他们眼中微不足道。

有当地城管执法官员说,街头小贩来自三个人群,下岗失业工人、进城农民、城市周边人群。他还说,这些人素质低、文化程度低,给城市管理带来了相当的难度。在这些官员眼中,城市成为了城里人的城市。农民,被拒于城市之外。

在努力去展现这些社会景象时,我想起了家乡的老母亲,想起了在外地打工的兄嫂和侄儿,还想起了被人称为“北漂”的自己……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306cf0100t2ve.html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