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重庆风水门:苍生与鬼神之间的权力博弈

重庆风水门:苍生与鬼神之间的权力博弈

注:我倒是认为,在现在的体制下,官员信鬼神弃苍生,或许是正常的。人总是自利的,顾念苍生的官员在实践中基本上是得不到升迁的,百姓的评价与此无关。可是,信鬼神到底是否有利于升迁,却显得很扑塑迷漓,那些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重庆风水门:苍生与鬼神之间的权力博弈

羽戈

近日,“风水”一词在新闻界出镜率颇高,乃至升级为“门”,端赖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王银峰先生所赐。其实,在古中国,风水学亦称堪舆术,本是一门关系国计民生的大学问,可惜到了现代,科学与权力结盟,于是斥之为迷信。迷信就迷信罢了,很多人依然信则灵,对国民性洞幽烛微的鲁迅先生说“伪士当去,迷信可存”,正是颠扑不破的人间至理。

也许,问题需要细化,哪些人可以迷信,哪些人却不可迷信,因为他们一迷信,世道便开始迷失。譬如王银峰书记,作为北京大学理学博士、共产党员,居然也讲风水,可见其“伪”,这大概就是鲁迅所批判的“伪士”,必须去之而后快。

在苍生与鬼神之间

从发生至今,重庆江津的“风水门”一直表现为罗生门式的迷乱,当事双方各执一词,针锋相对。根据开发商的录音,王银峰书记的确质问过对方“你懂不懂风水”,因滨江路上的楼盘“水映康城”挡了政府的办公楼,“你建了后我还能在这里坐吗!就是因为你建了这个房子,我才在这里坐不成!你建个房子搞得政府要搬迁!”所以严令已经修到了三层的楼盘停建。

江津区政府则称,水映康城E栋正好建设在城市景观轴线上,不是挡住了政府的风水,而是挡住了老百姓的风景。此外,早在2005年,江津市委就决定搬迁四大班子办公楼,由于2007年国家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会所的建设,暂缓实施。

最具戏剧效应的自然是王银峰。10月14日上午,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极力辟谣,否认自己以风水为由阻止“水映康城”继续建设,并要求开发商“把他们的录音放在网络上让大家听一听”,“我相信身正不怕影斜”。为了积极响应王书记的召唤,当日下午,录音便飞速上网。只要耳朵没有贵恙,都能从中听见王书记的“风水说”,言之凿凿,气势汹汹。

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王书记自己抽自己耳光,我们并不会感到诧异。如香港谚语所云:差佬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差佬”即警察,推及内地,我以为“差佬”可指一切政府部门。

吊诡的是,王书记本来讲风水,信鬼神,一旦出了事,首先却把苍生拉出来当挡箭牌,用“百姓的风景”置换“政府的风水”,这一招偷梁换柱,实在高明。古人云,不问苍生问鬼神,原来只说中了王书记的一面。某些时候,王书记们还是以苍生为重,譬如拿他们当炮灰,拿他们的权益当赌注。

文革后的中国,价值虚无,信仰断裂,连人性都被漂白,这样的年代,世人不是什么都不信,而是什么都信。信上帝与信毛主席,信春哥与信鬼神,百花齐放,诸神狂欢,有何不可呢。王书记们也是人,不能免俗,更不必免俗。谁都知道,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信仰与他们心底的信仰乃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事物。他们看风水,拜佛陀,就像喝花酒、包二奶一样正常。我们应该报以“了解之同情”的理性态度。

鬼神与苍生,并不完全是非此即彼的二元抉择。在苍生与鬼神之间,公权力依旧有转圜的余地。是故,王书记们在信鬼神的同时,应有力气顾及苍生的利益。如果弃苍生于不顾,就不怕遭鬼神天谴吗?

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鬼神面前,人类一律平等。如果像某些国家那样,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加平等,那么,王书记们所信的鬼神主义,便成了摧残苍生的魔灵。

风水背后的权力博弈

“风水门”的录音曝光以后,网上议论纷纷。倒不全是对王书记的抨击,颇有一些炮火朝“水映康城”的房地产开发商激烈发射。这其中,除了有关部门的神秘操纵,应有几许是民意的真诚表达。

毋庸置疑,在这一轮权力博弈当中,王书记固然犯了众怒,开放商同样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如录音所示,开发商说,如果楼盘停建,整个损失有三个多亿。王书记怒斥其“你胡扯”、“你放屁”。并且指出:“……你要我赔偿几个亿,你是把蛋生鸡,鸡生蛋,再孵鸡的预期都考虑到了。谁不知道你修建的成本才每平方1300多元。”

我查了一下,江津滨江路上的房价,大抵在2500到3000元之间。于此很容易计算开放商的获利,属于马克思所言的“100%的利润”,可令资本家们铤而走险。

事实上,开发商只吃了土地财政蛋糕的一个边角。真正大饱口福者,还是地方政府。据统计,土地用途转变增值的土地收益分配之中,政府大约得60%至70%,村一级经济组织得25%至30%,农民只得5%至10%。另一针对浙江省某区域土地征收资料的统计显示,所得增值收益,政府为56.97%,开发商为37.79%,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农户为5.24%。

这一比,便可知政府的胃口有多大,所得的利润有多高。马克思的话尚未引完:“如果有200%的利润,资本家们会藐视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那么资本家们便会践踏世间的一切。”由是可知,为什么征地拆迁,率先破坏法律、强取豪夺的总是政府。因为它们不仅是公权力的代表,更是与民争利——而且是暴利——的资本家。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合则两利,分则两伤,穿同一条裤子、狼狈为奸的地方政府与开发商若有不合,一般不会是观念冲突的问题,而是因利润分配不均。所以,依阴谋论的眼光来看,“风水门”的本质仍是利益之争,一方面,开发商所开出的价位无法令狮子大开口的王书记满意;另一面,开发商背后还有更硬实的政治后台为支撑,不然他们怎么敢怀揣录音笔与区委书记大人谈判呢。所谓风水,只是浮云。

岂不闻,有钱能使鬼推磨,钱能通神,何况风水乎?

王书记的真话

迄今难以断言,“风水门”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不过,这出剧目确实是好看。该有的看点,利益、鬼神、曝光、黑幕,应有尽有。而且有意外的刺激,就像你本来看的是警匪片,却出现了AV的镜头。

录音里面,王书记怒斥与其讨价还价的开发商:“你知道重庆为什么打击黑恶势力不?你知道什么叫恶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这一语,道破了两年来重庆政治生活的实质。

近来另有一语,可与王书记之言举案齐眉,相互把玩:江西宜黄县官员化名“慧昌”,投书财新网,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我国的城市化,没有城市化就没有一个个崭新的中国,是不是因此可以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

让官员讲真话何其困难。因为通往真话之路,必经谎言铺设,必经血与火的锤炼。

钟家的火光与樊奇航的人头,最适合作为本文的结语。

供《新快报之意见周刊》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