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习惯政府诋毁我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习惯政府诋毁我

前几天,一位当事人告诉我,政府官员在跟她谈补偿安置问题时,竟然跟她说,“我们知道袁裕来,是一位很正直的律师。”她说是第一次听到政府官员正面评价我,此前一直是诋毁的。

我大概知道政府方面的这个评价是怎么形成的,估计是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承办法官在协调过程中传达了这个信息。

其实,自从我开始代理行政案件以来,一些行政庭的法官就一直在传递这样的信息。每次案件到了法院,政府官员总会在法官说这样的话:“袁裕来这个人真是麻烦,专门煽动老百姓跟政府作对。”有时甚至还说“专门骗老百姓的钞票。”似乎全世界就只有他们政府机关是正直是为老百姓谋幸福的,而帮助老百姓跟他们打官司则是大逆不道。这个时候,了解我的行政庭法官,总是会实事求是地说:“袁裕来律师的人品是没话可说的”。当然,他们还会强调打行政官司是正常的,律师既然代理了老百姓不依不饶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此等等。

虽然,在目前的环境下,人民法院行政审判的力度很不理想。但是,行政庭法官的话,政府官员还是比较尊重的。尤其是,中级以上法院法官的话。我代理行政案件宽松的环境,一定程度上就是这样逐渐形成的。

另外,可能传递我比较正直的信息的,是宁波市司法局。政府被推上被告席之后,甚至在法院受理之前,就会想到司法局。他们认为司法局会帮助他们修理律师。我刚开始代理行政案件的几年里,政府机关简直牛比得是一塌涂地,他们不是找宁波市司法局商量,而是到宁波市司法局投诉我。他们的说辞是千篇一律的,本来他们的工作,做得非常顺利,老百姓是拥护的,社会也是稳定的。可是,我介入之后,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总之,一切过错都在我这里。起初,律师管理处也认认真真调查过几次,结果却与投诉情况大不一样,我在操作上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以后再有政府投诉,就只好先给政府打打预防计了,袁裕来律师是很过硬的。

找法院不行,找主管部门也不行,于是政府机关就只好自己告谣了。大概的意思总是,我一次官司也没有打赢过,是专门骗钱票的。这样的话,我不知道已经从当事人那儿听到多少回了。甚至有一次,在征地拆迁案中,一位国土资源局局长说他跟我很熟,我曾经还坐过牢。如此等等。

然而,老百姓聪明得很,政府越是诋毁我,他们越是相信我。老百姓的逻辑很实在,如果政府真能把我搞定,就用不着这么紧张,用不着这么诋毁我了。

现在政府官员居然跟当事人说,我是一个正直的律师。我倒有些无所适从了。不知道政府官员的评价是真心的,还是想破坏当事人对我的信任?但愿当事人不会误以为,我已经给政府方面搞定了。在政府那么多年努力下,现在的老百姓与政府的对立情绪实在是太严重了。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