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又是鄞州:城管围观纹身汉们砸五金店

又是鄞州:城管围观纹身汉们砸五金店

注:去年11月,宁波市鄞州区城管局在未作出处罚决定,未送达其他法律文书,20名城管队员和10名工人强行冲进一企业强拆违法建筑,导致女企业主o焚。案件还在复议和诉讼过程中,也有多家媒体进行了曝光。然而,鄞州区城管局并没有吸取教训。近日,他们又带8名工人砸了五金店。

梁先生的店面被砸得面目全非 盛高 摄
 
梁先生看着自己被砸的店十分无奈

  

纹身汉们砸了五金店城管围观  1点 
 

第1页 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钱江晚报|2011年6月23日|N03版|记者 王健|

 纹身汉们砸了五金店
  城管围观还用车拉走了他们
  城管称打砸的是小工,被砸是因为违规摆放灯箱
  古林镇政府、古林派出所都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一帮身上有纹身的人,光着膀子,手拿榔头、铁棍、扳手,对小店猛砸一通,当时七八名城管队员站在一边,没有出面制止。”
  前天下午1点多,鄞州区古林镇包家村的一家五金店被砸。有现场目击者说,“砸店的是古林城管中队带去的一帮人。他们砸完后,城管就开车把他们拉跑了,整个过程就像鬼子进村。”
  事实是否如此?记者昨天进行了调查。

  现场——
  五金店被砸得一片狼藉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古林镇,事发的五金店全名叫龙飞五金店,就在段梅路包家村村口。
  五金店关着门,仔细一看,小店门口还堆着被砸破的玻璃和广告牌。
  记者辗转联系上老板。他叫梁龙,今年36岁,土生土长的古林包家村人。听说记者来了,梁龙从家里赶过来。卷帘门一拉开,里面一片狼藉。靠近门口的两个玻璃柜台,只剩下架子,玻璃碎片几乎洒遍了整个小店。店里货架上的货物,也散落一地。
  梁龙亮出他的右手又指指额头说:昨天无名指被划出一道口子,额头也被打破了。

  目击者——
  “城管带来一帮人,一番猛砸后跑了”
  事发当时是21日下午1点左右,附近很多店铺的店主,还有过路的行人,都目击了这一幕。
  不过,昨天上午,记者走访龙飞五金店附近的多家店铺,问询五金店被砸一事时,几乎无人愿意提及。
  中午12点多,附近一家店的老板终于开口了:“他们不愿意说,我猜是因为怕被报复。”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说他目击了打砸的全过程。当时他离现场大概有50米左右,老远就看到一伙人(其中有五六个光着膀子的)走到五金店门口,和老板说了几句话后,就动手拆五金店门口的一块广告牌。在推搡中,双方很快打起来。很快,这伙人拿着铁棍等,对店里一顿猛砸。
  “七八名城管,一直跟在后面。这伙人砸完后,穿着城管制服的人开车将他们拉跑了。这就像是鬼子进村,太恐怖了。”

  起因——
  五金店门口挂着的小灯箱违规摆放
  记者多方了解后得知,这起事件的起因,是龙飞五金店门口挂着的两个小灯箱。
  说起这事,梁龙一肚子委屈。
  梁龙个头只有1米4出头,老婆也是个残疾人。两年前,他和老婆一起在村口开了这家五金店。在五金店门口,梁龙挂了两个小灯箱,一个是公用电话灯箱,另一个是“公牛电器”的灯箱。
  “之前,古林城管中队的执法队员多次到我们这里,收走了多家店铺违规放在门口的广告牌。可是,自始至终,他们没说我门口挂着的灯箱不符合规范。”梁龙说。
  记者从古林镇城管中队证实,他们最近正在“按照文明城区创建的工作要求,对辖区的路面进行整治。”违规挂放的灯箱、广告牌,都在整治范围内。

  事件经过各方说法——
  店家:他们太野蛮了
  据梁龙讲述:
  当天下午1点左右,我和老婆正在看店,突然二三十个人来到我的店门口。几个光膀子的人走在前面,他们一来就叫嚷要拆我门口的两个灯箱。后面,还跟了几个穿城管制服的人。
  我正想跟他们理论,突然,两三个人冲出来,一把扯下了靠南边的一个灯箱,里面的电线都被扯出来了。
  他们也太野蛮了,一看这阵势,我愤怒了。我正要上前去阻止,突然一个穿城管制服的人说话了:“拆,你们拆好了,全部拆掉。”
  我被两三个人光膀子的人逼到了店铺的角落里。愤怒中,我随手抓起一把榔头,往外面扔出去。
  很快,就听见外面打砸声一片,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店被砸得一片狼藉,手指也在流血,头也被打破了。

  古林城管:城管没有打人
  昨天下午,记者辗转找到古林镇政府,由镇政府出面联系古林城管中队。中队长方志坚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方志坚表示,事发前,他并不在现场,他是后来赶去的,他到场后将他们的人都带走了。
  方志坚向记者出具了一份他们的情况报告。
  这次整治,城管队员去了8名,由于人手不够,还临时叫了11名小工。在整治过程中,发现龙飞五金店门口的两个灯箱高度不符合市容要求。在长期对店主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决定予以拆除。拆除中,店主拿一个装有自来水管软柄的8磅大榔头,砸向工作人员,所幸工作人员躲闪及时,一把将大榔头夺下。
  店主回到店内,扔出铁管、活动扳手、榔头、木棒等物品,砸中一名小工的头部,当场血流满面。小工们看到自己人被打出血,情绪一下子失控,随即发生冲突。
  整个冲突过程持续1分钟左右。城管队员不仅没有人参与冲突,而且是全力制止小工们的行为。
  冲突中,一名小工的鼻梁骨骨折,另外还有4名小工受伤。

  4个疑问——

  1.拆除前,有没有告知经营户
  方志坚表示,他们在今年3月份对辖区所有的经营户发放了《倡议书》和《告经营户书》,通知将要对路面分片分段进行集中整治,又安排队员上门多次做工作。
  然而,记者走访了事发的龙飞五金店周边十多家店铺,大家都说没有看到城管发的《倡议书》和《告经营户书》。只是,城管会经常来没收违规摆放门口的广告牌。
  古林城管中队的报告中说,两个小灯箱,是在长时间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决定予以拆除。
  而梁龙说,根本就没有劝说。城管带着二三十人,到现场就要拆。
  究竟谁在撒谎?附近一个监控探头显示:先是5个没有穿制服的人走到五金店门口,和店主说了几句话。很快,有几个城管队员和没穿城管制服的人过来了。一个光膀子的人向城管队员问了一句,随后就动手拆了一个灯箱。店主和拆灯箱的吵了起来,随后一群人将店主围了起来,把店主逼近了店内。没过多久,店里飞出一把榔头后,一群人冲进店里一番猛砸。

  3.有没有全力制止小工砸店
  古林城管中队的情况报告说,在这场冲突中,城管队员不仅没有人参与冲突,而且全力制止小工们的行为。
  记者通过监控画面看到,城管队员只是在砸店发生后,上去劝了几句。外围的几名城管队员,拉住了要冲上去砸店的人。很快,这些城管队员又站到了一边。
  城管执法,是否可以请小工来帮忙?面对记者的追问,方志坚说,他也说不清楚。临时请来的这些小工,主要在登高、搬运等体力活上帮帮忙。
  方志坚说,出发前,他们对这些小工进行了简单的指导,并没有经过严格的培训,导致现场情况失控。这件事发生以后,他们会吸取教训。
  昨天下午,古林镇政府、古林派出所都已经介入调查此事。采访结束时,方志坚表示,砸了的龙飞五金店,只要店主要求合理,他们会进行相应赔偿。

 钱江晚报 6月24日
 
事发后,派出所、村里出面协调,城管都没露面
知名律师袁裕来:
这是公权力转移,性质更恶劣


  6月21日下午1点多,鄞州古林城管中队带来一帮人,砸了梁龙位于古林包家村村口的五金店。
  古林城管中队表示,梁龙五金店门口的两个灯箱是违章摆放。当天他们请了11个小工来帮忙。
  现场附近一个监控探头显示:5个没有穿制服的人走到五金店门口,和店主说了几句话。很快,几个城管队员和更多没穿制服的人过来。一个“光膀子”向城管队员问了一句,随后动手拆了一个灯箱。店主和“光膀子”吵了起来,随后一群人将店主围起来,把店主逼进店内。没多久,店里飞出一把榔头,一群人立刻冲进了店里。
  当天下午,古林镇派出所介入调查。下午6点多,民警组织当事双方协调。然而,当梁龙到达包家村联防队参与协调时,古林城管中队始终没有人来。

事后,派出所、村里出面协调,城管都没露面
昨天,梁龙的“龙飞五金店”依然大门紧闭。
  梁龙一直守在附近,店门口的玻璃碎片,他不愿意清理,说为了保留现场,讨个说法。
  古林镇城管中队曾表示,只要梁龙的要求合理,他们会承担相应赔偿。但一直到昨天记者发稿时,古林镇城管中队也没有给梁龙一个说法。
  昨天,古林镇包家村党支部相关负责人找到梁龙,从中协调,希望能妥善处理此事。这位负责人表示,村里会负责对梁龙的五金店进行赔偿。但涉事的古林镇城管中队一直没有出面。

砸店的11名“小工”是什么来头
事发后,砸店的11名“小工”,很快被古林城管中队安排的车接走了。
  昨天记者走访了现场多家店铺老板,大家都说,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帮人。听口音,他们应该是外地人。砸店以后,这帮人再没露面。
  昨天下午,记者再次查看事发现场的监控。画面显示:砸店的这帮人多是年轻小伙,其中有五六个光着膀子,还有人身上有纹身,似乎不像是普通民工。
  记者多次追问下,古林城管中队中队长方志坚说,这是他们第二次请民工帮忙。这11个人是这次临时找的,之前找的那批人,正好21日有活干。对于这些人,他也不熟,他每人给了100元至150元工钱。

知名律师袁裕来:这比城管自己砸店更恶劣
城管执法,可以请小工来帮忙吗?
  对此,浙江维知律师事务所葛红斌律师认为,城管执法人手不够,请人来帮忙的情况,现实中是有的。问题是城管要正式聘用这些人,签订劳动合同,签订正式的授权委托协议。这样的人才能协助城管执法。古林城管临时请一帮他们所谓的“小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小工直接拆违章灯箱,这是违法的。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知名律师袁裕来认为,即便是城管自己来执法,也要遵循相应的执法程序。请一帮没有执法权的小工,拆除违章的灯箱,并砸了五金店,这是典型的公权力转移,比城管自己砸店,性质更恶劣。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