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袁裕来 > 请国务院对司法部规章合法性审查建议书

请国务院对司法部规章合法性审查建议书

注:两会期间,发一条正能量。我代理的程海律师诉昌平区司法局案,发现昌平区司法局处罚决定适用的司法部规章《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司法部令第122号)第31条第1款、第19条第4项和《行政处罚法》、《律师法》相关条文相抵触。

虽然司法部是律师的主管部门,但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我毅然决定向国务院建议审查,希望予以撤销。

众所周知,司法部对促进依法行政、依法治国,负有特别重大的责任。律师也同样如此。相信司法部能理解和欢迎我的做法。

 

对司法部第122号令第31条第1款、第19条第4

合法性审查建议书

 

建议审查人:袁裕来,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电话:0574-87801614,邮编:315040。

地址:宁波市中兴路655号梅柏公寓四楼。

建议审查对象:司法部第122号令第31条第1款、第19条第4项与法律抵触。

事实和理由:

2014年9月15日,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以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程海律师在海淀法院一次刑事辩护中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处以停业1年。

程海不服,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人是程海律师的代理律师。

北京市昌平区司法局在答辩中明确,其处罚的职权依据是《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司法部令第122号)第31条第1款,处罚的法律依据是《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第19条第4项。

经过仔细研究,本人认为上述两个条文和法律相抵触:

一、司法部第122号令第31条令第1款和《行政处罚法》第20条相抵触。

《行政处罚法》第20条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可是,司法部第31条令第1款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对律师的违法行为给予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停止执业处罚的,由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区(县)司法行政机关实施;给予吊销执业证书处罚的,由许可该律师执业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司法行政机关实施。”

“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和“违法行为发生地”自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譬如,本案程海律师的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在北京市昌平区,违法行为所在地在北京市海淀区。

因此,司法部第122号令第31条令第1款和《行政处罚法》第20条相抵触。

另,相关立法资料显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制订《行政处罚法》的过程中,对于违法行为应该由违法行为所在地管辖,是经过充分论证的。

又,根据网上检索,司法部在向国务院提交的《律师法制订草案送审稿》中提出过对于违法行为的处罚由“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司法行政部门管辖的要求,但国务院确定的《律师法制订草案》未予采纳。

二、司法部122号令第19条第4项和《律师法》第48条第2项第49条第6项相抵触。

《律师法》第48条规定“律师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以处一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给予停止执业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的处罚:……(2)接受委托后,无正当理由,拒绝辩护或者代理,不按时出庭参加诉讼或者仲裁的;”

《律师法》第49条规定“律师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6)扰乱法庭、仲裁庭秩序,干扰诉讼、仲裁活动的正常进行的;”

也就是说,《律师法》是将律师接受委托后,“无正当理由拒绝辩护、代理”和“扰乱法庭秩序行为”的处罚是分成两种不同的违法行为规定的,处罚的幅度也明显不同。

司法部122号令第19条却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律师法》第49条第6项规定的律师“扰乱法庭、仲裁庭秩序,干扰诉讼、仲裁活动的正常进行的”违法行为:……(4)无正当理由,当庭拒绝辩护、代理,拒绝签收司法文书或者拒绝在有关诉讼文书上签署意见的。”也就是说,将“无正当理由,当庭拒绝辩护、代理”纳入了“扰乱法庭秩序”的范围内,显然跟《律师法》上述两个条文相抵触。

当然,有些情况下,“无正当理由,当庭拒绝辩护、代理”,确实可能会出现“扰乱法庭行为”的结果。但是,需要根据个案具体情节进行判断,并非所有“无正当理由,当庭拒绝辩护、代理”,都会“扰乱法庭秩序”。譬如,本案中,当事人委托了两名律师,程海律师退出法庭后,当事人没有异议,法庭也得以继续进行,显然没有“扰乱法庭秩序”。且不说程海律师退庭是有正当理由的。

综上所述,特根据《规章制定程序条例》第35条第2款规定,建议对《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司法部令第122号)第31条第1款是否和《行政处罚法》第20条相抵触、《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违法行为处罚办法》第19条第4项是否和《律师法》第48条第2项第49条第6项相抵触进行审查。

此致

国务院

 

                建议审查人:袁裕来

                  2015年3月3日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