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10月30日 13:04

正能量:再难你也要坚持

正能量:再难你也要坚持

如今,民告官环境之差,常让人急火攻心。

但总算解决了一些案件:

1、杭州江干区700多村民留用地开发案,实质上是村干部的问题,诉讼期间按照村民意愿更换了村干部。村民们因为维权行动形成了凝聚力,同时政府面面对村民们的维权热情,也希望尽快解决问题。

2、嘉兴浙能集团煤炭码头工程征地拆迁案,被拆迁人是一家装卸公司,经过3年多的努力,终于达成了补偿协议。大名鼎鼎的浙能集团是钱云会案的建设单位。

3、温州市鹿城区藤桥镇政府非法将供电所(村办企业)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镇政府工作人员,实质上是想侵吞集体企业,已改变做法,发文将法定代表人换成了企业职工。

4、浙江余姚市某企业拆迁......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9日 13:56

为什么我没出事?这是个人品问题

为什么我没出事?这是个人品问题

不少网友很诚恳地问过我:专门代理民告官10多年,又在微博上曝光很多政府的阴暗面,你怎么就没出事?有什么秘诀?

我曾经仔细考虑这个问题,结论是:人品好。

这是实话。自从我代理民告官,一直有行政庭法官、庭长甚至院长,政府法制官员、律协和司法局主管领导不断地在为我讲话、解释。有些还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

我从内心中尊重体制内的人,觉得大家都挺不容易的。我会很尖锐地抨击某些官员的做法,但对事不对人是我的原则。我不搞司法腐败,其实也没有法官敢接受我的腐败。

我这个人没有敌对情绪,对明显而著名的五毛也没有。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能够有所接触就是缘分。


  从根本上......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7日 12:36

司法独立,如此顶层设计行不行?

司法独立,如此顶层设计行不行?

网络上盛传三中全会将推出司法独立的顶层设计:

将地方法院彻底从地方政府权力中脱离,实现司法独立,取消地方政府对地方法院的人事任命、财政预算等权限,改由中央直接统筹管理。

这样司法就能独立了?真是书生之见。

且不说,如此司法独立的设计会导致中央极权。这里只就事论事。

如今司法不独立,行政诉讼中体现得最充分,重灾区则是征地拆迁案件。

上述设计能解决这些问题吗?

地方政府运转的经济基础是卖地收入,也即所谓土地财政。中央政府的收入离开了这一块,同样也无法保障。

政府在找米下锅,法院能够断了政府的粮食?短期内,法院也许敢判政府败诉......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6日 10:43

浙江建德:政府在做我的材料?

浙江建德:政府在做我的材料?

连续接了浙江建德4起拆迁案件,涉及到被拆迁人近40户,当地政府自然不会很高兴。

其中一起8位当事人,昨天接到其中一位当事人电话,说有3位当事人终于和拆迁办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同时撤回了一起关键案件的行政复议申请。

但是,拆迁办要求当事人签订协议的同时,必须签署一份检讨书,内容大概是,他们不准备打官司了,“袁裕来律师名气很大,我们才上了当,实际上袁裕来律师是个骗子。”

不知政府意欲何为?以诈骗名义拘捕我?向司法局控告?

我估计只是用来说明其他被拆迁人。

专门代理民告官10多年,我的胆子早就吓大了。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5日 14:59

陈宝成案的维权工作正有序进行

陈宝成案的维权工作正有序进行

陈宝成案的维权工作正有序进行

陈宝成案似乎沉寂了。这是正常的,律师的法律服务就是深入、细致、理性的。

因为所到之处总是有人问起,特作一些说明。案件正沿着刑事和行政两条线在进行:

一、刑事部分。

1、陈宝成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罪的案件,平度市公安局仍在公安侦查阶段,6人取保候审,陈宝成和陈青沙仍然在押。众位刑辩律师都在积极工......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0日 12:03

从陈有西自动休博说起

从陈有西自动休博说起

这些年,陈有西参与了不少有意义的案件,譬如李庄案、北海案、小河案等等,眼下又正代理王功权的案件。同时,他也为民主自由法治写过不少文字,作过不少呼吁。

这是我们不应该否认的。

但是,毫无疑问,他不习惯、不适应民主的生活方式。这次因为和司马南的合影,又作了一些正面肯定的评价。引起网友的抨击,超过了有西的承受能力,终于决定休博。

这是一起很有些滑稽的经历,有西之接触司马南,是想显示社会并没有分裂,可以认为是想体现民主情怀,可惜却承受不了网友们的尖锐批评。

其实,这种内在的矛盾,远远不是有西个人的欠缺。我们可以把有西当作一个符号,很多大V和意见领袖都有这种缺陷。而且很......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8日 10:02

政府文件泄露的拆迁机密:官商是如何合谋的?

政府文件泄露的拆迁机密:官商是如何合谋的?

注:南京一开发商,觉得开发项目规划选址外一幢五层5000㎡酒楼影响项目整体推进和形象进度,决定通过政府拆除,收到上报材料后第3天,常务副区长即大笔一挥,“同意以环境整治名义启动拆迁程序”。而开发商则带人推到了酒店围墙,毁坏财物,给酒店写上了百余“拆”,公安则不予立案。

近日,南京市长季建业被中纪委双规,根据报道,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大拆大建引民怨沸腾。

开发商指挥政府拆迁 这是一份很让人吃惊的材料。 2012年6月30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政府泰山街道办事处向浦口区人民政府上报给了一份《关于申请启动对七天连......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5日 17:02

民营企业家被拘捕,公权力钓鱼了吗?

民营企业家被拘捕,公权力钓鱼了吗?

注:先邀请民营企业家投资,不断地明确用地手续符合法律,却又拖延着不办理审批手续。当事人先后投入了6300多万元,忽然启动刑事侦查程序追究,当事人被逮捕,接下来恐怕会没收投资建成的建筑物。我们不禁要问,这是圈套吗?这是钩鱼执法吗?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7日 15:44

状告北京市公安局:执法依据,如何成了内部管理信息?

注:北京市公安局制订了《实施治安管理处罚法细化标准》,4月2日我因办案需要申请公开。北京市公安局拒绝,称是内部管理信息。北京市公安局下发各级公安机关的治安处罚依据,竟然成了内部管理信息?实在荒唐。我向公安部提出了复议申请。不知道公安部会如何决定?

行政复议申请书

申请人袁裕来,男,1966年5月18日出生,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住宁波市中兴路655号梅柏公寓四楼。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

法定代表人傅政华,局长。

复议请求:

撤销被申请人2013年5月7日作出的市公安局(2013)第20号-答复告政府信息答复告知书,......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4日 13:20

朱令令案:北京市公安局不公开信息的逻辑

朱令令案:北京市公安局不公开信息的逻辑

2008年5月12日,朱母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公开朱令令案“立案侦查、侦破过程和结果”。5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答复不予公开,但未明确具体理由。

当天,朱母向北京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北京市公安局在行政复议答复书中称,朱母申请公开的“‘立案侦查、侦破过程和结果’的内容是公安机关在行使刑事司法权的过程中制作的刑事侦查卷宗,属涉密材料,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2008年9月3日,北京市政府以“因本案涉及相关法律适用问题,已向国务院法制办申请作出解释,故不能在行政复议法规定的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为由,中止行政复议。

......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4日 11:28

朱令令:我草拟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注:由于一直很关心朱令令的案件,同时正如在另一篇博文中所说,李春光律师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书不成立。因此,我起草了一份,供参考。

这起案件的维权之路,应该是设法让北京市公安局公开已取得的证据材料,从而确定是否已足以锁定犯罪嫌疑人,尚无法锁定犯罪嫌疑人的,有什么关键证据有待补充侦查,也即是否可能重新启动侦查程序。因此,首先是一个信息公开官司,然后才是刑事问题。

路走对了,最终取得成功也很难。但我们能做的就这些。路走错了,就从一开始就完蛋。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申请人吴承之,男,19  年 月 日出生,汉族,住。

申请公......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4日 10:23

朱令令案件,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朱令令案件,不得不说的几句话

朱令令案,5月9日,李春光律师作为代理人向北京市公安局提出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15日个工作日内(可以延期15日个工作日),北京市公安局将作出答复。朱令令父母如果对北京市公安局的答复不满意,就将提出复议申请或者提起诉讼。

届时,案件将会引起媒体和舆论的广泛关注。

可是,如果朱令令父母不调整维权路径,就可能会遭遇惨败,因为李春光律师的《信息公开申请书》根本就不能成立。

李春光律师的《信息公开申请书》,至少存在几个问题:

......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9日 16:50

律师应该如何执业?律师的使命是什么?

江苏靖江法院拘留律师事件,再次引起了对律师应该如何执业,以及律师的使命是什么的讨论。

有一种观点,认为律师应该也只能循法定途径解决问题。这种观点主要是来自体制内,但不仅仅限于体制内。

譬如,江苏靖江法院拘留律师,他们认为必须通过向上级法院申请复议,因为这是《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救济途径。明知道这样的途径无法解决问题,也必须如此。在申请复议失败之后,当然也只能接受(请不要说,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通过网络等呼吁向法院施加压力,就是违法的。


这种要求实际上是维护了程序法,破坏了实体法。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希望律师和当事人任无法依法裁决的法官或者说法院宰割。

<......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12:47

本案,来了9位专家

本案,来了9位专家。


  这是一起有关高压线的案件。

2012年8月3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御青路56弄和御水路150弄万科金色城市的451位居民不服上海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核发建设用地规划

许可证行为向上海市政府提出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受理后,决定邀请专家组成行政复议委员会审议本案。

虽然,专家几乎已经变成了贬义词,接到上海市政府法制办通知,本案由9名业内顶尖组成行政复议委员会审议时,我和当事人依然产生了

期待。

我认为,上海市规土局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问题是很明显。直接的依据是《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原则同意上海市2010架空线入地规划的批复》(沪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9日 17:30

申领驾驶证也要宣誓?

注:《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公安部令第123号)第46条规定领证之前,必须“接受不少于半小时的交通安全文明驾驶常识”、“交通事故案例警示教育“,并“参加领证宣誓仪式”,事实上是增设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的行政许可条件,违反了《行政许可法》规定。
 

公安部123号规定“考试合格后,参加领证宣誓仪式”等不合法


  1、《行政许可法》第16条规定,规章不得增设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许可条件:

第十六条 行政法规可以在法律设定的行政许可事项范围内,对实施该行政许可作出具体规定。

地方性法规可以在法......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3日 11:56

处罚“抢黄灯”是否有据?

一、公安部123令接触上位法?

1、《道理交通安全法》没有规定对“抢黄灯”应予处罚。

该法第26条规定“交通信号灯由红灯、绿灯、黄灯组成。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
  
  “警示”,是指警戒、示意,生活中我们也经常能够看到“消费警示”,只是一种提醒,并无强制性的意思。

2、《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也没有规定“抢黄灯”应予处罚。

《条例》第38条规定“机动车信号灯和非机动车信号灯表示:(1)绿灯亮时,准许车辆通行,但转弯的车辆不得妨碍被放行的直行车辆、行人通行;/(2......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18:16

绍兴9位受歧视妇女告赢浙江省政府

绍兴9位受歧视妇女告赢浙江省政府

绍兴9位受歧视妇女告赢浙江省政府

9位妇女是绍兴市越城区城南江家溇村村民。她们户口一直在村里,和其他村民没有区别。
  
  2009年6月,绍兴市越城区城南江家溇村进行“城中村”改造。本次城中村改造中对“外嫁女”存在歧视,譬如规定,户口在册的外嫁女及子女,无合法产权房屋的,不予安置;有合法产权房屋的,其房屋面积不享受人均40㎡的保底安置;而对于男子不仅进行了40㎡的保底安置,而且规定配偶户口在外地的可以增加一个安置人口。

2010年6月11日,其中9位妇女不服浙江省人民政府征地批文,委托我申请浙江省人民政府自行复议。浙江省人民政府作出维持决定后,2011年4月15日向国务......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11:53

今日表决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程序合法吗?

全国人大常委会今日表决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程序合法吗?


  《立法法》第二十七条:“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的法律案,一般应当经三次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后再交付表决。/

常务委员会会议第一次审议法律案,在全体会议上听取提案人的说明,由分组会议进行初步审议。/

常务委员会会议第二次审议法律案,在全体会议上听取法律委员会关于法律草案修改情况和主要问题的汇报,由分组会议进一步审议。/

常务委员会会议第三次审议法律案,在全体会议上听取法律委员会关于法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由分组会议对法律草案修改稿进行审议。/

常务委员会审议法律案时,根据需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7日 14:19

政府出动几百人强拆不是行政行为?

如今政府的行为越来越疯狂。今天,收到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政府的复议决定书,竟然认为镇政府出动几百人强制拆迁房屋的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

我们一直在呼吁底线。然而,底线到底在哪里呢?

本案是有关宁波市鄞州区邱隘羊毛衫市场的拆迁案件。

羊毛衫市场一直生意很好。2007年,镇政府说羊毛衫市场要拆迁了,部分业主和镇政府拆迁办公室签订了拆迁协议。事后,部分业主们并腾空、搬迁了。

可是,后来了解到镇政府拆迁办公室并没有取得拆迁许可证,当事人开始跟政府交涉,向宁波市建委投诉。建委没有履行查处职责,当事人向宁波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诉讼。宁波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建议当事人向法院起诉。

当事......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5日 17:35

“黑监狱”的问题,有望解决吗?

久敬庄“黑监狱”放了很多人,有记者问我,对这事怎么看,以后情况会不会有所好转。

我说,这个问题至少逻辑上很简单。事情能不能有所好转,或者能不能彻底解决,取决于这些的事情能不能在地方得到解决。

唯一的途径是,将决定地方官员的任免、升降的权力交给各地方人民,地方官员才会着力解决问题。实际上,是让人民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而这就是政改。

否则,放了这些人,他们还会耽在北京。或者回家以后,还再会去北京。因为只有北京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很多人已经将解决问题作为终生奋斗的目标。

当然,还有一条途径是司法改革,让司法独立,让当事人在地方上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不过,司法能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