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02月13日 11:26

一位以专啃硬骨头而自豪的律师

一位以专啃硬骨头而自豪的律师

注:这是《南华早报》对我的一篇专访(2月12日)。我不懂英文。非常感谢博友@西毒不毒很流畅的翻译。也非常感谢严婷记者,文章很细腻,不仅不会给我执业制造麻烦,反而有可能给我加分。

一位以专啃硬骨头而自豪的律师

袁裕来是少数敢于接行政诉讼案子律师之一,他接的案子从乌/坎土地纠纷到上海大火案。

袁裕来并不回避挑战,即使这意味着要对抗大陆的地方政府。袁的律所在浙江宁波,他的专长是行政诉讼,这是他的律师同行并不愿碰的案子,向地方政府提出违法指控或广东乌/坎村的土地纠纷等等。在渐渐宽松的政治气氛下,风险逐步释放,这位46岁的律师......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8日 16:04

对马晓军诉重庆公安局限制人身自由案的3点解释

对马晓军诉重庆公安局限制人身自由案的3点解答
 
 
一、本案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重庆两级公安局虽然是以监视居住名义限制马晓军人身自由的,但是,马晓军没有涉嫌犯罪,只是陪同李庄会见,他没有向龚刚模眨麻眼。公安局只是把马晓军当做证人关押。意图获得对李庄不利的证言,并防止其出庭作证。
 
公安机关属于是人民政府职能部门,属于行政机关。这是毫无疑问的。不管从地方人民政府组织法、国务院“三定方案”以及编制都是明确的。
 
行政机关行使职权的行为,都是行政行为......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6日 13:48

634村民告赢杭州市政府

634村民告赢杭州市政府

注:村(社区)党代会取代了村代会,鼓掌通过,决定将村仅有47.5亩土地和开发商合作,按规定应得房产不低于51%,最后竟然变成了27%。  

杭州市人民政府又是如何批准的呢?村民们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杭州市人民政府未依法公开。村民们向浙江省人民政府提出复议申请。

今天,收到浙江省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责令杭州市人民政府15日履行公开义务。634位村民告赢了杭州市人民政府。
   
  另据悉,开发商已同意向村让利6000多万元。但是,事情仍然没有完全解决。

杭州市江干区下沙街道上沙村共有1300多村民,2000多亩地,这几年陆陆续续,土地都就国家征收了。村也改成了社区。

......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5日 14:36

办案手记8-9:361村民是如何胜诉省政府的?

办案手记8-9:361村民是如何胜诉省政府的?

361村民是如何胜诉省政府的?

在宁波所辖6区3市2县中,宁海人个性比较特别,民风很是强悍。据说,宁海自古辖属台州府,解放后才转属宁波专区管辖,台州一直以民风强悍著称。我也因为在公权力面前桀傲不驯,曾被朋友石扉客误以为是宁海人。

从我工作角度来说,我感触特别深的是,宁海村民们很团结。我对他们很钦佩。这几年,我连续代理了10多起几百人的集团案件。这篇办案手记记录的是其中一起。

重点工程违法用地

自从2000年以来,我代理了大量集团行政案件,由此接触了很多农民兄弟。我常常感到个别农民兄弟,绝大多数集团案件的领头人,智力远在我之上,只是由于机遇的缘故他们未能接受高等教育,从而一辈子就生活在了......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30日 11:48

上海大火案手记:灾民诉消防支队政府信息公开案

上海大火案手记:灾民诉消防支队政府信息公开案

上海大火案手记:灾民们诉静安消防支队政府信息公开案

2012年1月17日13:30,灾民们诉静安区消防支队政府信息公开案,静安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这是上海大火案系列行政诉讼中的第6起。之前的5起都是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

我照例8:00由助手开车送我到上海。和几个灾民吃了中饭,13:00出发到法院开庭。

在法庭门口,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五、六个“维权” 警察。王閧等灾民和他们似乎很熟,彼此打了个招呼。

13:15,我准备进入法庭。刚进入门口,就被法警迎走,法警问清楚我是“袁裕来律师”后,我还没有领律师牌,就直接把我往法庭里带。符号想和......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9日 11:12

上海大火案维权:行政诉讼第四波,三起案件2月2日开庭

上海大火案维权:行政诉讼第四波,三起案件2月2日开庭


  两起:
             
  2010年11月15日下午,上海静安区胶州路728号28层的教师公寓发生大火,死亡58人,受伤71人。
  为了解728号大楼消防在审核和验收情况,2011年8月23日,21位灾民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3条规定,向静安区公安消防支队申请政府信息公开。
  10月17日,静安区公安消防支队提供了原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防火监督处作出的(96)沪公静消字第18号建筑设计防火审核通知书和(97)沪公静消(验)字第17号消防竣工验收通知书。
  11月8日,灾民针对上述防火审核通知书和消防竣工验收通知书,向静安消防支出提出复议申请。
  11月21日,静安消防支队......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6日 18:17

办案手记8-8:工业区撤销后,土地该不该还给农民?

办案手记8-8:工业区撤销后,土地该不该还给农民?

工业区撤销后,土地该不该还给农民?

工业区征收集体土地97.1294公顷,是分成三次向省政府报批的,涉嫌化整为零;在开发区清理整顿期间,该工业区被撤销。

村民们希望能够要回这些土地。经过投诉、复议、诉讼等程序后,最后形成了两起上访案件,被上访人都是省政府,给当地政府的压力可想而知的。案件似乎就有了解决的希望。

化整为零?

农民们处于社会最低层,他们中很多人根本没有能力去相信别人。在遭遇强制征地拆迁以后,找到律师找到记者,希望能够讨一个说法,结果却又被骗了一次,律师和记者收了费用后,并没有为农民们讨到什么说法,实践中并不少见。

有过一些经历以后,农民们找律师告政府,就......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3日 15:52

办案手记8-7:企业遭遇恶黑势力 公安不作为

办案手记8-7:企业遭遇恶黑势力 公安不作为

杨某激愤于警察滥用职权,冲进警察局杀人。警察慌乱之中,竟然拨打110报警。这是真实的事情。这说明,关键时刻依赖警察保护生命财产安全,在人们的心理中是根深蒂固的。事实上,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也确实需要警察来保护,这是一个正常社会的底线。

可是,在现实中,这一底线却常常被踏破。本篇手记展开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企业遭遇了黑恶势力持续骚扰,公安机关却不予理会。

企业的困境

2010年2月初,公司董事长L和助理第一次过来找我。是杭州市萧山区的一家企业,生产五金工具的,叫杭州○○五金工具有限公司(下称A公司)。他们,说是从报纸上看到了我告赢杭州市公安局萧山分局(下称萧山公安分局)不作为的案件,他们公司也......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9日 11:23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最糟糕的法庭!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最糟糕的法庭!

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最糟糕的法庭!

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这样布置法庭的,反正我是第一次碰到,原被告不是面对面,都面对法庭。

原被告双方辩论时,耳朵听着对方发言,眼睛看到法官。视觉和听觉的同步反应,被强行隔裂。旁听者则看着双方的后脑、背影和屁股。

这种布置违背了生理规律。原被告之间的攻防完全无法展开。
  
  事实上,我经历的几次庭审,庭审方式就不由自主地倾向于职权主义,甚至问式。偶尔,当事人情绪激烈,就会将怨气发向法庭,法庭成了呕吐的对象。
  
  可能有人会说,我们在电视剧里看到,英美国家的法庭也是如此布......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3日 16:42

上海市大火案维权23:状告静安区政府拒绝公开善后小组名单

上海市大火案维权23:状告静安区政府拒绝公开善后小组名单

上海市大火案23,状告静安区政府拒绝公开善后小组名单

2010年11月15日下午,上海静安区胶州路728号教师公寓发生大火,死亡58人,受伤71人。原告都是火灾受害人或者家属。
  第二天,上海市委、市政府和静安区委、区政府同时成立了市和区1115大火事故善后处置工作领导小组。
  就像法院公正审判的第一要素是审判组织必须公正一样,行政执法也一样,灾民们有权申请有利害关系者回避。为此,灾民们必须知道善后处置工作到底谁在负责。但是,没有人告知灾民们。
  2011年10月14日,灾民们向静安区人民政府申请公开:1、成立“11•15火灾事故”善后处置领导小组批文,以及相......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2日 16:37

上海大火案维权22:状告消防局拒绝公开火灾原因认定书及材料

上海大火案维权22:状告消防局拒绝公开火灾原因认定书及材料

1115大火,死亡58人,受伤71人,火灾原因到底在哪里?国务院只公开了调查报告结论部分。灾民们向上海市消防申请公开火灾事故认定书,尤其是保温材料是否合格检测结论、遗体在现场具体位置(现场勘现场笔录)等材料。
  消防局拒绝公开,理由是,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大火案是国务院调查组负责组织调查的。言下之意是,应该由国务院公开。
  这一理由自然是不能成立的,本案虽然是由国务院组织调查的,但是,各个政府部门依然是按照法律规定履行职责。譬如,火灾火灾事故是由上海市消防局调查和作出结论。国务院没有这一职权。
  对此,《消防法》第51条规定“公安......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2日 14:33

静安区财政局答复:有关保温材料的政府信息不存在

静安区财政局答复:有关保温材料的政府信息不存在

2010年11月15日下午,上海静安区胶州路728号28层的教师公寓发生大火,死亡58人,受伤71人,直接经济损失达1.58亿元。申请人都是火灾受害人或者家属。
  外墙保温材料没有达到阻燃级别,是大火迅速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1)沪二中刑初字第77号刑事判决认定,外墙保温材料是张利以上海亮迪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供应的,张利还以上海亮迪化工科技有限公司名义成为了2010年静安区既有建筑节能改造项目外墙保温材料的的指定供应商。

2011年11月25日特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3条规定,向你局申请公开:1、静安区政府采购办公室指定上海亮迪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为2010年静安区既有建筑节能改造项目外......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2日 13:41

上海大火案行政诉讼第三波:告静安消防支队案开庭

上海大火案行政诉讼第三波:告静安消防支队案开庭

上海大火案行政诉讼第三波:告静安消防支队案开庭

2011年8月23日,灾民们向静安消防支队申请公开着火的728大楼:1、消防审核意见和消防验收合格批文;2、建设单位向消防部门提供的相关材料。

9月12日,消防支队认为申请内容不明确,要求补正。9月13日,我回复称申请公开的信息很清楚,无须补正。

10月17日,静安消防支队提供了防火审核通知书和竣工验收通知书,同时认为灾民对第2项申请未补正,视为放弃申请。

第二项政府信息和第一项应该就在一个档案里面。如何又说灾民们申请公开对象不明确呢?

11月25日,灾民们向静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静安法院定......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0日 10:31

浙江余姚:拆迁户以暴制暴,增加补偿357万元

浙江余姚:拆迁户以暴制暴,增加补偿357万元

注:本帖,欢迎媒体介入,似很有新闻价值。

浙江余姚:拆迁户以暴制暴,增加补偿357万元

事情发生的当天,浙江余姚就有拆迁户打电话给我,说有拆迁户开车把政府官员撞死了。我说,我没有看到新闻,她说,政府把新闻压下了。

2011年1月下旬,当事人的家属找到了我,第一次我没有接受委托,第二次他们又来了,经过反复交流,我接受了委托,当然我只代理行政争议部分。

整个事件中,没有人死亡,派出所副所长和主管城建的副主任被撞伤。当事人倪oo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刑事拘留,他爱人毛某已取保侯审,听说她的宗教信仰起了作用。后,倪oo被判二缓二。

详细的情节我不大好说,其......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9日 15:35

上海大火案灾民:真让我感动!

上海大火案灾民:真让我感动!

今天,9位灾民代表特地从上海开车到宁波来看我,一起吃了中饭,进行一些沟通后,他们怕影响我工作又马上回去了。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要求我下次开庭,早点过去或晚点回来,毕竟需要交流的内容也不多。

我知道他们是为了表示对我和我工作的尊重,包括对已经完成和将要开展的工作。

这些灾民真让人感动,遭受如此大的灾难,还能时时处处替别人着想。灾民或者说上海市民的细腻和人性化,和上海政府的无情、冷漠的反差是如此之大。

让我尤其高兴的是,他们自己也终于行动起来,对于政府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这让我对本案信心更足了。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4日 12:41

上海市政府复议决定书:消防局拒绝火灾事故材料的理由!

上海市政府复议决定书:消防局拒绝火灾事故材料的理由!

大火案,无论如何,消防都是关键。2011年8月26日,我代理灾民们向上海市消防局公开火灾事故认定书,以及取得的证据材料,包括保温材料检测结论、现场勘验笔录、尸体在现场的具体位置等。后者是灾民一再要求的,希望能够弄清亲人死前的逃生情境。

10月13日,上海市消防局答复,认为现场勘验笔录不是应予公开的信息,其他的信息不属于其公开的职责期限范围。

10月18日,当事人向上海市政府提出复议申请。12月21日,上海市政府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消防答复。

根据行政复议决定书记载,上海市消防不公开信息的理由是,大火案是国务院调查组负责组织调查的,言下之意,似乎是应该由国务院公开。上海市政府则现场勘验笔录是刑事......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2日 10:34

乌坎土地问题,怎么解?

wk土地问题,怎么解?

wk事件主要是土地问题。事件是因为土地问题引发的,解决的核心也是土地问题。

这是我的专业,也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

杨色茂说,wk村共有3000多户村民,13000多人,原有集体土地3万多近4万亩,现在大部分已经被卖掉了。具体卖掉了多少,他和村民们也不清楚,都是原来的支部书记和村主任私下操作的。省委工作组正在调查,村民们感到只能等待。

杨色茂拿出了一张1982的地图,给我讲解着。

我告诉老杨,要弄清楚土地问题,从法律上来说,很简单。我要求他事后画一张现状图......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1日 18:09

鸟坎之行

鸟坎之行

鸟坎之行

鸟坎事件,我也是早在关心的,只是没有过分深入,更多的是在微博中阅读,并进行转发和简单的评论。

决定

忽然,有一天,有人在微博评论里问我,你是否愿意代理鸟坎事件,帮助村民们维权。微博中类似的提问很多,我没有马上回答。

但鸟坎毕竟很特殊,我不想回避,过了两天回复道,我不会拒绝。言下之意是,案件对立到这种程度,已经变成政治事件,恐怕已不是法律问题。甚至论坛上有帖子称,部队也已经调动,不知道是真是假。这样的案件,法律恐怕已无能为力。而且,鸟坎村民也没有向我表示过希望我提供法律服务的意愿呢。

12月21日,村民和政府的对立终于缓解了,广东省委副书记朱......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31日 17:04

我的2011

我的2011

我的2011

再过7个小时,2011年就要过去了。2011年是否需要小结,2012年是否需要展望,这本身就是问题。

在大学时,我一度痴迷于人生哲学,严格地说,是以尼采为代表的存在主义哲学。一次,我给中学的女同学寄了张明信片,上面写着:人生=每一天×N。

后来,女同学告诉我,她们寝室里的同学都感到我可能精神出了点问题。女同学不得不把我吹捧了一番,说我如何如何才华横溢的,才算过了关。

实际上,我写出的却是真理,生活的每天几乎总在重复,尤其是四十岁以后。即使以年为单位计算,也不见得会有多大变化。

我的2011年和2010,大抵是差不多的。有所不同的是......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31日 13:32

上海大火案维权:又有小新闻

上海大火案维权:又有小新闻

上海大火案:又有小新闻


  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传票。我的姓名,在“工作单位或住所”栏。

灾民们诉上海市人民政府拒绝公开善后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批文以及善款信息两案,高院不开庭审理,但公开宣判。

换句话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没有兴趣听取我们当面表述意见,却非要我们跑一趟。

此前,我碰到过法院开庭后当庭审判,或者书面审理后不开庭作出的判决。不开庭却公开宣判的,我第一次碰到。

上海,不愧是国际大都市。

阅读全文>>